您的位置:首页?产业?正文

好的产品,在试图培育你的潜在文艺人格

01

卡萨布兰卡的电影里有一句台词, 「如今你的气质里, 藏着你走过的路, 读过的书和爱过的人。 」

这句话后来变成风靡社交网络的鸡汤。 从前, 车马邮件都很慢;现在, 数字生活都很速朽。

如今你的气质里, 可能都是抖过的神曲, 收藏过但从不阅读的文章, 以及无数次不着痕迹的萍水相逢。

网络时代, 移动软件是一个人的数字画像。 恰恰因为普遍意义的速朽, 这句台词更能用来说明, 一个好的互联网产品应该具备的素质是, 留下你走过的路, 读过的书, 听过的歌, 看过的电影, 沉淀甚至试图培育着你的潜在文艺人格。

我看了一圈又一圈, 发现只有「豆瓣、网易云音乐和微信读书」等为数不多的APP能做到这一点。 当然, 如果你善于使用微信、微博, 这两个社交产品也能达成这个目标。

即便你很少在豆瓣留下评分和点评, 最多的动作仅是标记, 几年下来, 豆瓣还是累积了你哪年哪月读了什么书, 看过的电影, 听过的歌。

你还可以通过「书影音档案」更了解自己, 是偏爱大陆片还是更喜欢香港电影里的霓虹闪烁, 是常看悬疑派的希区柯克, 还是大场面大制作的斯皮尔伯格。 豆瓣告诉你, 你属于哪个圈子, 有着怎样的口味,

最后任你在角落里撒泼。

网易云音乐记录了你从白天到黑夜曾听过的歌, 偏爱民谣还是朋克抑或电子。 一年四季变化, 刷屏的产品很多, 但大多红极一时最后无可避免地走向落寞, 你画我猜如是, 而直播答题亦如是。

网易云的年度音乐总结却在一年又一年荣登朋友圈刷屏之最, 用户们对着自己的年度总结分享欲十足, 这些集合成具体特征的数据是用户们带着旋律的记忆, 也是用户本身人格的一种折射。

再来说默默做了近4年之久的微信读书。 和微信团队一贯的风格类似, 微信读书也是产品驱动。 组队抽「无限卡」的玩法把社交裂变带到了阅读领域, 也把买书逻辑迭代到时间消费维度。

用过微信读书的人之所以再难切换使用其他软件, 就在于留下了太多印记, 一点点累计爬到好友榜第一的感觉如同是小时候攒了一堆角色卡。

而读完的每一本书, 其所包含的信息不止是多少页多少字, 而且被打上了数字时代鲜明的烙印, 比如这本书是朋友通过微信送的, 你读了几个小时, 写了几条评论, 内化了多少知识, 即便是浮在书页上「弹幕」一般的读书心得, 也带着「社交+阅读」的魔力。

02

我们在使用豆瓣、网易云音乐、微信读书这样的移动应用时, 留下了丰富的行为数据, 从这些沉淀的数据里可以看到或多元或不够多元的自己。

这种记录不是一朝一夕, 用户点的每一个tab, 发布的每一条动态, 标记的每一个喜欢, 都有数据「埋点」, 鸡贼的产品经理可能会根据数据埋点的反馈进行一系列的功能改进, 敏感的运营与策划会抓住潜藏在数据里的人格特征, 从而打造更具人情味的互动社区形态。

互联网发展史不算漫长, 诸多红极一时的产品你方唱罢我登场, 有些出身名门大厂,

但错失发展契机, 有些则是小团队率性而作, 却受困于资本。

在一次又一次的产品升级中, 他们没有沉淀下来内容, 确切来说是没有留下丰富的人个信息, 导致用户一哄而上又一哄而散, 留下日活数据曲线像是一次疯狂过山车。

好的产品, 在提供服务的同时也记录情绪、沉淀内容, 数据在云端存储, 最终在屏幕成型, 然后映画出一个丰富的用户人格, 吸引一批又一批「同好」。

那些失败的产品, 最终是败在了没有给「岁月」埋下彩蛋。 而最近豆瓣FM起死回生则是对岁月彩蛋最好的注解, 曾经的红心功能拯救了豆瓣FM, 用心做产品的pm不一定还在, 但是标记了上百首红心音乐的豆瓣er一定会回来看看曾经的记忆。

回归产品本身, 走文艺路线也好, 圈逗比段子手也罢, 殊途同归都是做有情感的, 能打动人的内容积淀。

翻阅移动软件里的数据记录, 人们会更了解自己,

有些人选择走出来, 让自身的文艺人格更多元, 有些人则更喜欢坚持自己, 这都是「文艺人格」的一种培育。

毕竟, 热爱流行和喜欢古典没有高下之分, 80后的文艺可能属于崔健、窦唯, 90后是周杰伦、陈奕迅, 00后非要以流量明星作为偶像, 重新定义「文艺」, 你又有什么办法?

03

究竟什么是好的产品?这个回答, 只看人心。 理论上, 商业和市场化是衡量一切事物的标准, 但我们又不得不承认, 我们实在难给那些充斥着粗鄙言论仅依靠流量野蛮变现的产品一个「好」字。

至少在一部分人内心, 好的产品大概率上根本就不是商业化成功的产品。

豆瓣曾经有一个产品叫做豆瓣一刻, icon是一个咬了一口的饼干, 所以又被用户叫做「小饼干」。

2017年8月16日停更, 这是一款十分精致的小软件, 一度是我的睡前读物, 里面有很多有意思的栏目, 凌晨更新的「打鸡血」是有趣的段子, 深夜更新的「洗洗睡」是文艺的碎碎念,即使停更后我也没有卸载,在长达一年的时间里我会偶尔回去翻阅我收集了、点赞了的内容,有很多和我一样的用户会登录进去,而我们这群人称之为是「例行扫墓」。

后来,换了手机,豆瓣一刻和旧手机一起消失,但是这么用心做内容的产品,是不是有希望和豆瓣FM一样起死回生?

答案是不太现实,豆瓣一刻盈利模式缺失,又坚持文艺路线,拒绝广告,内容积淀足够,社区却做得太小太死,自身的造血能力不足,最终难以为继。

再看微信读书,其社区有着慢慢扩大的趋势,这种扩大体现在无节制地利用微信社交链,顺着这条社交链攀爬而来的不仅仅是新的流量,还有无数人抗拒的朋友圈压力。

传统的阅读产品和微信读书有些不一样。

前者就像是一群参加签售会的读者,对同一本书阐述不同的见解,虽然观点可能略有不同,但是在认知上不存在隔阂。后者则更像是一个读书俱乐部,来的人带着各自鲜明的烙印,分享不同的东西,但是囿于每个人的知识水平、阅历等,会使得这种分享不一定能得到有效回应

我们使用微信,是因为社会关系都联结于此,它成了基础设施,有人想逃离,但还是得留下。但读书究竟是一件私人的事情,还是像工作和朋友圈一样,是一种人设?

所以,如果「微信读书」用户量越来越多,成为爆款,走向商业上的成功,这还是我们所乐见的微信读书吗?

现在很多产品都试图在做社区,但是能做出好社区的产品少之又少,这一代的年轻人即热衷尝鲜,又偏好小众,一款产品爆火,就都哄拥而上,发觉刷屏太多,立马调转墙头。

互联网给用户多元选择,也给造梦者多重可能。好的产品要在文艺价值和迎合大众之间,选取平衡点,才能培育用户人格,给岁月埋一个「彩蛋」。

深夜更新的「洗洗睡」是文艺的碎碎念,即使停更后我也没有卸载,在长达一年的时间里我会偶尔回去翻阅我收集了、点赞了的内容,有很多和我一样的用户会登录进去,而我们这群人称之为是「例行扫墓」。

后来,换了手机,豆瓣一刻和旧手机一起消失,但是这么用心做内容的产品,是不是有希望和豆瓣FM一样起死回生?

答案是不太现实,豆瓣一刻盈利模式缺失,又坚持文艺路线,拒绝广告,内容积淀足够,社区却做得太小太死,自身的造血能力不足,最终难以为继。

再看微信读书,其社区有着慢慢扩大的趋势,这种扩大体现在无节制地利用微信社交链,顺着这条社交链攀爬而来的不仅仅是新的流量,还有无数人抗拒的朋友圈压力。

传统的阅读产品和微信读书有些不一样。

前者就像是一群参加签售会的读者,对同一本书阐述不同的见解,虽然观点可能略有不同,但是在认知上不存在隔阂。后者则更像是一个读书俱乐部,来的人带着各自鲜明的烙印,分享不同的东西,但是囿于每个人的知识水平、阅历等,会使得这种分享不一定能得到有效回应

我们使用微信,是因为社会关系都联结于此,它成了基础设施,有人想逃离,但还是得留下。但读书究竟是一件私人的事情,还是像工作和朋友圈一样,是一种人设?

所以,如果「微信读书」用户量越来越多,成为爆款,走向商业上的成功,这还是我们所乐见的微信读书吗?

现在很多产品都试图在做社区,但是能做出好社区的产品少之又少,这一代的年轻人即热衷尝鲜,又偏好小众,一款产品爆火,就都哄拥而上,发觉刷屏太多,立马调转墙头。

互联网给用户多元选择,也给造梦者多重可能。好的产品要在文艺价值和迎合大众之间,选取平衡点,才能培育用户人格,给岁月埋一个「彩蛋」。

Nex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