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产业?正文

出行大败退:这一年,我下载了8个打车APP还是叫不到车

2019年一开年, 创投圈就炸开了锅——滴滴被爆2018年全年亏损109亿, 将要裁员2000人。 这令VC/PE机构惊出一身冷汗。 没人想到, 大出行“独角兽”曾经仰仗资本一路狂奔, 却在2019年突然踩了刹车。

其实, 这一切早有征兆。 “2018年我下载了8个打车APP, 但还是很难打到车。 ”小王在上海上班, 因为平时工作需要频繁出差、拜访客户,

谈到2018年的出行感受, 他满腔的苦水。 为了更快的打到车, 小王先后下载了滴滴、高德、神州、易到、嘀嗒、曹操、哈罗、美团8个打车软件, 但还是常常叫不到车。

用户的牢骚是行业的警钟。 回望2018年的大出行行业, 如果用一句话来总结, 那就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这一年, 滴滴的顺风车变成了“夺命车”, 摩拜“卖身”变成了美团单车, 上千万ofo用户排队领押金, 蔚来和小鹏在量产问题上打起了赌, 看谁能在年底交付1万量车。 行业依旧热闹, 但喧哗声渐渐弱了许多。

“行业开始回归理性了, 光讲故事是不行了。 ”无论是出行行业的从业人员还是聚焦这个大赛道的投资人, 都有这样一个感受。

大出行这一年:

从滴滴到ofo, 多事之秋

出行是我们日常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 有人是打车一族, 2018年对网约车或许有些失望。 有人是地铁一族, 手机支付方式的变化让你的公共交通出行更加方便。

有人可能刚买了一辆新能源汽车, 省去了上牌照的麻烦。 有人可能在期盼, 无人驾驶汽车还要多久才能真正上路。

最近两三年, 我们每个人都能感受到交通出行变革给生活带来的种种变化, 更加高效、方便、环保, 更舒适的体验, 这背后是依赖大出行行业的快速发展。 但是在急速狂奔的同时, 一些隐患也在2018年集中爆发。

“从2013年开始, 这个行业一直在往上走。 2018年上半年延续之前的火热, 但是下半年开始, 市场急转直下。 ”一位新能源汽车公司投资副总裁表示。 下图中2018年各月汽车交通出行行业投融资金额的变化正印证了他的这一判断。

对于大出行行业而言, 2018年年中确实是个多事之秋。 2018年8月24日, “乐清事件”让顺风车甚至整个网约车行业踩了急刹车, 毕竟安全出行的基本保障如果都实现不了, 行业的发展更无从谈起。

2018年9月, ofo与上海凤凰的诉讼案曝光, ofo拖欠服务商欠款的消息不断发酵, 进入年末, ofo再次遭遇用户退还押金的“挤兑”风险, 如今命悬一线。 而早在5个月前, 美团以27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其竞争对手摩拜。

2018年3月份, Uber发生首例无人驾驶车撞伤行人导致死亡事件, 也给国内的无人驾驶行业狠狠浇了一盆冷水。

大出行故事, VC听不下去了

国内外出行行业的震荡让市场迅速降温, 这种冷和热上下两个赛道的明显变化, 是业内人的普遍感受。 从投资角度来看, 变冷的预兆就是, 一方面, 整个行业的估值水平开始调整,

同时, 原来热衷于讲模式炒概念的公司越来越难拿到钱了。 根据前瞻产业研究院统计, 2018年汽车交通行业投融资案例为340起, 较2017年的474起下降了28%。

出行领域的洗牌从2017年就开始了, 一家或几家独大的格局早就形成, 但到2018年, 行业在发展逻辑和方向上又进行了更深度的洗牌。 结果就是, 一些故事可能讲不下去了。

网约车和共享单车都打着共享出行的招牌, 但在2018年都迎来了滑铁卢。 业内对什么是真共享, 什么是假共享的讨论越来越多。 在嘀嗒出行创始人宋中杰看来, 网约车不是真共享, 真正的出行共享是顺风车。 但不可否认的是, 出行的线下化的确是大势所趋。

“顺风车和网约车从司机的行为目的上来看有根本不同, 顺风车是顺路而为, 司机有自己的出行线路, 不过高追求商业回报;而网约车则是一种出租服务, 以乘客的目的地为出行方向,

司机追求商业回报。 ”宋中杰做了这样一番解释。

在商业模式之外, 安全成为时刻悬在出行行业从业人员头上的一把利剑。 回顾过去一年, 宋中杰说对自己触动很大。 “我们更加坚定地相信, 在出行领域一定要做商业价值和社会价值的事情, 而且要合规合法, 不能因为追求企业快速发展而忽略了安全。 ”

相比网约车, 共享单车的故事更难讲下去。 既没有有效的变现途径, 无法找到盈利模式, 又面临着运营成本和效率的挑战, “留给戴威的时间不多了”成了一句流行的调侃。

与网约车和共享单车的明显颓势不同, 新能源汽车的技术正在进一步演进中, 尚未见顶。 但摆在所有新造车势力前面的是一个“如何量产”的大坎?“量产的标准就是每个月卖5000辆, 坚持6个月, 而且6个月以后势头不减。 ”上述投资副总裁表示。

过去几年中, 在疯狂追求流量、用户的过程中, 很多大出行行业的企业只会炒作概念,运营效率低下,管理失职。如今,大出行行业的发展更像是一种回归,回归对商业模式的完善,回归对用户体验的重视。

而投资人更多的将目光转向硬科技。“我们在2018年投了很多出行领域硬科技型的公司,这些公司更有可能扛过周期,比如OTA(空中系统升级技术)就是一项出行领域绕不开的技术。这也是我们基金一贯坚持的策略,目前我们已经布局了细分领域3个龙头型公司。”凯辉汽车基金合伙人李贸祥表示。

下半场:2020年,共享汽车规模将破百亿

罗兰贝格发布的《2018年中国汽车共享出行市场分析预测报告》显示,汽车共享出行市场容量有望由2015年的660亿元增长至2018年的3800亿元,而潜在需求带来的潜在市场容量更有望达到1.8万亿元。2020年过后,共享汽车市场规模将冲破百亿元大关。

大出行领域是一片大蓝海,创业者和投资人都在思索新的机会在哪里。经常打车的小王说,能让他5分钟打到车的平台就是好平台。他说,目前给他感觉使用体验最好的是美团打车,而不是滴滴。

新手们已然崛起,曾经的寡头光环正在减弱。近日一份滴滴出行内部流传出来的财务数据显示,2018年滴滴全年亏损高达109亿元人民币。其中,2018年全年滴滴在司机补贴方面投入共计113亿元。这也是导致滴滴高额亏损的主要原因。

对于大出行的参与者们而言,竞争的下半场已经拉开大幕,用户需求的升级、政策的合规合法、技术的进一步突破,都是他们要面临的挑战。

北汽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徐和谊曾谈到,未来的车是人类生活除了家、办公地点之外的第三大场景,在过去车是解决人出行的工具,未来可以提供车上的办公、车上的娱乐,车上的享受等等可能。

也就是说,普通消费者关注的不再只是从A点到B点的距离的到达,出行体验的重要性越来越明显。出行变成一种服务,越来越多的汽车巨头不再将自己定位成生产企业,而是出行服务公司。

“用户开始追求打什么样的车更舒适,这就要求,大出行的参与者们要从粗放的增加供给转为提升服务。”宋中杰表示。在他看来,任何商业的进步,本质上都是要靠提升业务效率和用户体验来驱动。

汽车技术革命刚刚开始,这是一个漫漫长跑的过程。“人机交互技术还没有看到大的突破。”李贸祥回顾2018年整个汽车生态领域的技术演变时说道。“以前汽车就好像是一个孤岛,不需要和外界交互。但是如今智能化的汽车必须要考虑如何融入外界交互。目前,我们在积极寻找这方面的投资机会。”

更让市场人士担忧的是,资本市场的迅速降温,有些企业可能会熬不过这个“寒冬”。对于大出行行业而言,资本的支持必不可少,很多企业在发展的过程中尤其需要资金的持续支持。一旦投资人日趋谨慎,企业就越来越难拿到钱了。

“只有等潮水褪去,才知道谁在裸泳。”采访过程中,不止一位出行行业人士说过这句话。洗牌注定残酷,但对行业长期发展而言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很多大出行行业的企业只会炒作概念,运营效率低下,管理失职。如今,大出行行业的发展更像是一种回归,回归对商业模式的完善,回归对用户体验的重视。

而投资人更多的将目光转向硬科技。“我们在2018年投了很多出行领域硬科技型的公司,这些公司更有可能扛过周期,比如OTA(空中系统升级技术)就是一项出行领域绕不开的技术。这也是我们基金一贯坚持的策略,目前我们已经布局了细分领域3个龙头型公司。”凯辉汽车基金合伙人李贸祥表示。

下半场:2020年,共享汽车规模将破百亿

罗兰贝格发布的《2018年中国汽车共享出行市场分析预测报告》显示,汽车共享出行市场容量有望由2015年的660亿元增长至2018年的3800亿元,而潜在需求带来的潜在市场容量更有望达到1.8万亿元。2020年过后,共享汽车市场规模将冲破百亿元大关。

大出行领域是一片大蓝海,创业者和投资人都在思索新的机会在哪里。经常打车的小王说,能让他5分钟打到车的平台就是好平台。他说,目前给他感觉使用体验最好的是美团打车,而不是滴滴。

新手们已然崛起,曾经的寡头光环正在减弱。近日一份滴滴出行内部流传出来的财务数据显示,2018年滴滴全年亏损高达109亿元人民币。其中,2018年全年滴滴在司机补贴方面投入共计113亿元。这也是导致滴滴高额亏损的主要原因。

对于大出行的参与者们而言,竞争的下半场已经拉开大幕,用户需求的升级、政策的合规合法、技术的进一步突破,都是他们要面临的挑战。

北汽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徐和谊曾谈到,未来的车是人类生活除了家、办公地点之外的第三大场景,在过去车是解决人出行的工具,未来可以提供车上的办公、车上的娱乐,车上的享受等等可能。

也就是说,普通消费者关注的不再只是从A点到B点的距离的到达,出行体验的重要性越来越明显。出行变成一种服务,越来越多的汽车巨头不再将自己定位成生产企业,而是出行服务公司。

“用户开始追求打什么样的车更舒适,这就要求,大出行的参与者们要从粗放的增加供给转为提升服务。”宋中杰表示。在他看来,任何商业的进步,本质上都是要靠提升业务效率和用户体验来驱动。

汽车技术革命刚刚开始,这是一个漫漫长跑的过程。“人机交互技术还没有看到大的突破。”李贸祥回顾2018年整个汽车生态领域的技术演变时说道。“以前汽车就好像是一个孤岛,不需要和外界交互。但是如今智能化的汽车必须要考虑如何融入外界交互。目前,我们在积极寻找这方面的投资机会。”

更让市场人士担忧的是,资本市场的迅速降温,有些企业可能会熬不过这个“寒冬”。对于大出行行业而言,资本的支持必不可少,很多企业在发展的过程中尤其需要资金的持续支持。一旦投资人日趋谨慎,企业就越来越难拿到钱了。

“只有等潮水褪去,才知道谁在裸泳。”采访过程中,不止一位出行行业人士说过这句话。洗牌注定残酷,但对行业长期发展而言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Nex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