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人物?正文

分享投资黄反之:9年打造医疗创业创新生态版图,投出80余家公司

在国内医疗投资的“江湖”上, 分享投资如同一位“隐士”——在创投圈鲜少“凑热闹”, 却出手频繁, 一直保持着极高的投资活跃度。 即便是在创投机构集体放缓投资节奏的2018年, 分享仍然投了20多个医疗项目。

这一切背后的“操盘手”, 是分享投资联合创始人、医疗健康基金主管合伙人黄反之。

2007年, 分享投资在深圳成立, 成为国内最早的有限合伙制专业创投机构之一。 2011年, 在分享投资创始人白文涛的盛邀下, 黄反之加入了分享投资, 与白文涛、崔欣欣一同成为这家本土VC的“铁三角”。

分享投资联合创始人、

医疗健康基金主管合伙人黄反之

如今, 12年过去了, 分享投资已建立11支基金, 管理资金规模超过70亿元, 投资180多家企业, 专注医疗健康和大居住两个领域投资。 尤其是医疗领域, 深耕已久, 在国内医疗投资版图上占据着不可忽视的一席之地。

医疗版图浮现:9年投出80余家公司

时间回到2010年。 这一年, 分享投资开始涉足医疗领域, 并于3年后正式设立首期医疗投资专项基金, 开启专业化之路。

黄反之回忆, “那时候, 市面上真正叫医疗基金的可能不超过20家。 ”6年过去了, 如今市场上的医疗基金激增到至少三四百家, 不难一窥医疗健康领域的火热。 “尤其是过去两年, 资本市场非常充裕, 募资不是太难, 所以大家就开始扎堆在医疗赛道上。 ”黄反之说, 资本涌现医疗健康领域, 正说明了这个领域前景广阔。

作为国内较早专注医疗领域的VC机构, 分享经过多年的实践形成了自身的投资风格:立足医疗行业创新前沿, 展望未来5至10年趋势, 关注真正具有创新价值的产品或服务。

“前沿、未来、创新”, 这是黄反之提及最多的三个词。 目前, 分享对医疗健康领域的投资范围颇广, 涵盖新药研发、生物技术、创新器械、医疗健康服务等细分领域,

并且形成了以新药研发、生物技术为突出特色的投资组合。

分享在每个细分领域始终坚守自己的投资逻辑。 比如在医疗器械, 虽然品类繁多, 创业公司众多, 但分享只选取符合自己核心投资逻辑的细分领域, 仅围绕微创介入、再生医学、人机交互几天个方向深度布局。 其中在微创介入领域投资了天臣吻合器、普利瑞外周球囊、朗迈骨科球囊、唯迈DSA、厚凯超声刀、茵络医疗等领先企业。

而在医疗健康服务方面, 分享投资更看好专科连锁。 “很多大基金喜欢投综合医院, 而综合医院恰恰不是我们的主要投资对象。 ”黄反之解释, 一是综合医院投资大, 二是投资周期长、三是需要深度参与营运的能力, 并非适合VC投资。 而专科连锁, 比如眼科、齿科、儿科、妇科、医美、生殖中心等, 相对轻资产, 容易形成连锁和规模复制, 同时在公立医院和民营医院之间的竞争环境相对比较公平,

分享对此更加看好。

数年下来, 分享投资的医疗版图渐渐浮现:投出了80余家医疗公司, 包括美年大健康、步长制药、华大基因、泛生子、迈普医学、碳云智能、张强医生集团、迈步机器人、妈咪知道、泽璟制药、海昶制药、谷森药业、华津药业、再极药业、方恩医药、索元生物、菲鹏生物、百普赛斯、微点生物等众多明星项目, 逐步奠定了江湖地位。

细数医疗投资的那些“坑”

说起近几年医疗领域的坑, 黄反之认为此近几年有三次较大的泡沫, 首先是前几年非常火爆的互联网医疗。 “3年前, 互联网医疗兴起, 一度十分火热, 不过最近两年大家已经渐渐不再提起。 ”黄反之目睹了互联网医疗短暂的“疯狂史”, 这几年国内互联网医疗领域“烧”掉了2000多亿来自VC、PE机构的资金, 但却没留下什么好公司。 “过去大家一厢情愿地认为互联网可以颠覆一切, 如今事实说明,

医疗的属性决定了医疗互联网难以像消费互联网迅速颠覆传统服务。 ”

第二个泡沫是医疗大数据。 随着阿里、腾讯等互联网巨头的成功, 大家逐渐认识到了大数据的价值。 “但是, 我们也看到, 目前在医疗领域优秀大数据公司仍然非常少。 ”黄反之认为, 好的大数据公司起码要完成三步, 第一步是获得数据源的能力, 第二步是把数据源变成产品的能力, 第三步则是实现产品商业价值的能力。 而现在所谓的医疗大数据公司, 往往只有第一步的能力, 仅仅能够获取一些数据源, 能完成第二步的不足10%, 而能完成第三步的可能就不足1%了。 “我们投了健医科技、安捷力两家大数据公司, 都是真正了实现了大数据的商业闭环。 ”黄反之说。

近期非常火热的医疗AI, 在黄反之看来也可能是一个坑。 他说, 现在市面上那些知名的AI医疗公司的估值都非常高, 动辄几十亿, 即便很一般的公司也能轻松拿到几个亿的估值,令人咂舌。“AI+医疗”被吹起来了,很多公司根本没有商业模式,这个领域同质性很强,都是在用投资人的钱来烧,如果资本市场环境不好,根本难以为继。黄反之判断,“那些不顾估值盲目抢热点入局的投资机构未来会面临难以退出的尴尬局面”。

此外,循环检测也是一个需要警惕的风口。眼下细胞循环检测、DNA循环检测正火热,但黄反之却有些担忧。“比如循环肿瘤细胞检测,可以检测早期肿瘤,听起来很好,理论上是成立的,但是这项技术还没成熟,目前准确率还没达到一个商业应用的阶段。”对此,黄反之表示,分享投资会对这个领域保持高度关注,找准时机切入,而不是现在一窝蜂去追风口。

我的投资观——“募投管退”

2018年,“募资难”席卷整个创投行业。黄反之认为,近两年VC、PE可能会因为募资难消失三分之二以上。2018年分享投资开始募集一只15亿规模的医疗三期基金,目前已经成功募集了一半的资金,预计2019年上半年能够全部完成。黄反之直言,这次募资周期比预期延长了许多,同时也可以预见,这两年能生存下来的VC也将获得更大的机遇。

正如大多数人觉得,做投资,最重要的是眼光锐利,判断精准。但在黄反之看来,如果是做早期投资,模糊判断的能力似乎更重要。“做早期投资,如果纯粹用理性去判断,实际上是很难做得好。”他解释,早期投资跟PE不一样,在PE阶段投资人关注的是项目的规模、财务数字、每年营收的增长等这些数字,但在早期阶段,这些数据往往还没有。

黄反之说,一个早期项目实际上意味着它的毛病非常多,如果“教条式”地拿标准去套项目很可能会错过很多优秀的项目。“我一直说过,如果你让我否定任何一个早期项目,这很容易,我随时可以找出一百个理由否定;但是,如果让我找出一个很充分的理由去投它,这个就很难了。”

“过去大家都忙着投资,忙着募资,很多人不把投后作为一个重要的考量。”黄反之认为,如今只投不管的时代已经过去了。趁着行业“严冬”,分享内部要求各位投资经理、合伙人把自己已投的项目认真梳理,然后多跟企业交流沟通,在一些方向性的事情上帮助企业做一些建议,多帮企业对接一些资源,也让企业能够在这个寒冬里安稳度过。

在退出方面,分享投资作为一家早期投资机构,并不过多寄望于国内IPO退出。黄反之分析,目前市场上有一万多只基金,其中绝大数是PE,粗略估计应该九成是PE,VC可能不足一千只。随着IPO收紧,这意味着机构在退出上面临着严峻的考验,即便顺利IPO了也可能出现倒挂现象,赚不到钱。

“我们一般投在早期,由于基金的期限问题,很难等到项目国内IPO才退出。”经过多年的实践,分享投资形成了一套独特的退出策略组合——隔轮退出、并购退出、海外IPO退出。“比如我投了Pre-A轮,可能等到B轮大概有了10倍左右的回报,那就可以退出了。我们不希望死守到底,一定要等项目IPO才退出,这个不太现实。”黄反之说。

如何做一家基业长青的VC

如何跨越周期,对于投资机构来说历来是一个不小的挑战。回顾过去12年,分享投资一直活跃在国内创投圈,保持旺盛的生命力。谈及基业长青,黄反之认为有三点很关键。

第一,对未来的趋势要有前瞻性的判断。一直以来,分享投资内部很注重做趋势的研究分析,做行业细分的研究,这个苦功夫能保证不会走错方向。很多VC、PE机构走向落寞,原因无非是投了一些不代表未来的领域,最后被时代抛弃了。“我们也看到过,一些关注医疗的投资机构,还在投一些看起来已是很传统的领域,最后的结局,大概率是会被淘汰出局。”黄反之感慨。

第二,持续加强团队。在分享投资成立之初,团队中没有一个具有医疗专业背景的投资人,所以黄反之从招投资经理开始建立专业的医疗投资团队,从一个两个三个到十多个成员,再到如今还有专业背景深厚的合伙人加入。目前分享投资有两位医疗基金合伙人,杜涛和毛显光,都在医疗健康领域深耕已久,皆是业内资深专家,主要的投资经理也都拥有专业背景,投资经验丰富,能够各自独挡一面。

第三,打造生态圈。黄反之透露,这些年分享投资之所以不愁项目源,得益于建立了一系列平台。据了解,分享投资与中欧商学院合作,发起了国内第一个智慧医疗创业课程,每期学员均为60多位医疗创业者,目前已经办到第四期,这给分享带来了大量优质的项目。此外,分享投资还与“千人计划”、北京大学、南方科技大学以及中科院体系等建立了合作,汇聚了一大批优秀的创业者。显然,这种方式跟单打独斗或遍地撒网式地找项目,效率完全不一样。

2019年,创投行业前景未明,悲观气息弥漫。对此,黄反之直言会谨慎一些。分享会把未来两年的策略调整为偏保守一些,一个是投资数量,一个是投资速度。“不过,这个阶段还是要有所作为,并非停了下来。毕竟,投资就如播种一样,如果你有一季没有播种,那么到了秋天自然也不会收获。而投资本来就是逆周期的,真正优秀的投资人,更应该在低谷时布局,在高潮时退场。”

即便很一般的公司也能轻松拿到几个亿的估值,令人咂舌。“AI+医疗”被吹起来了,很多公司根本没有商业模式,这个领域同质性很强,都是在用投资人的钱来烧,如果资本市场环境不好,根本难以为继。黄反之判断,“那些不顾估值盲目抢热点入局的投资机构未来会面临难以退出的尴尬局面”。

此外,循环检测也是一个需要警惕的风口。眼下细胞循环检测、DNA循环检测正火热,但黄反之却有些担忧。“比如循环肿瘤细胞检测,可以检测早期肿瘤,听起来很好,理论上是成立的,但是这项技术还没成熟,目前准确率还没达到一个商业应用的阶段。”对此,黄反之表示,分享投资会对这个领域保持高度关注,找准时机切入,而不是现在一窝蜂去追风口。

我的投资观——“募投管退”

2018年,“募资难”席卷整个创投行业。黄反之认为,近两年VC、PE可能会因为募资难消失三分之二以上。2018年分享投资开始募集一只15亿规模的医疗三期基金,目前已经成功募集了一半的资金,预计2019年上半年能够全部完成。黄反之直言,这次募资周期比预期延长了许多,同时也可以预见,这两年能生存下来的VC也将获得更大的机遇。

正如大多数人觉得,做投资,最重要的是眼光锐利,判断精准。但在黄反之看来,如果是做早期投资,模糊判断的能力似乎更重要。“做早期投资,如果纯粹用理性去判断,实际上是很难做得好。”他解释,早期投资跟PE不一样,在PE阶段投资人关注的是项目的规模、财务数字、每年营收的增长等这些数字,但在早期阶段,这些数据往往还没有。

黄反之说,一个早期项目实际上意味着它的毛病非常多,如果“教条式”地拿标准去套项目很可能会错过很多优秀的项目。“我一直说过,如果你让我否定任何一个早期项目,这很容易,我随时可以找出一百个理由否定;但是,如果让我找出一个很充分的理由去投它,这个就很难了。”

“过去大家都忙着投资,忙着募资,很多人不把投后作为一个重要的考量。”黄反之认为,如今只投不管的时代已经过去了。趁着行业“严冬”,分享内部要求各位投资经理、合伙人把自己已投的项目认真梳理,然后多跟企业交流沟通,在一些方向性的事情上帮助企业做一些建议,多帮企业对接一些资源,也让企业能够在这个寒冬里安稳度过。

在退出方面,分享投资作为一家早期投资机构,并不过多寄望于国内IPO退出。黄反之分析,目前市场上有一万多只基金,其中绝大数是PE,粗略估计应该九成是PE,VC可能不足一千只。随着IPO收紧,这意味着机构在退出上面临着严峻的考验,即便顺利IPO了也可能出现倒挂现象,赚不到钱。

“我们一般投在早期,由于基金的期限问题,很难等到项目国内IPO才退出。”经过多年的实践,分享投资形成了一套独特的退出策略组合——隔轮退出、并购退出、海外IPO退出。“比如我投了Pre-A轮,可能等到B轮大概有了10倍左右的回报,那就可以退出了。我们不希望死守到底,一定要等项目IPO才退出,这个不太现实。”黄反之说。

如何做一家基业长青的VC

如何跨越周期,对于投资机构来说历来是一个不小的挑战。回顾过去12年,分享投资一直活跃在国内创投圈,保持旺盛的生命力。谈及基业长青,黄反之认为有三点很关键。

第一,对未来的趋势要有前瞻性的判断。一直以来,分享投资内部很注重做趋势的研究分析,做行业细分的研究,这个苦功夫能保证不会走错方向。很多VC、PE机构走向落寞,原因无非是投了一些不代表未来的领域,最后被时代抛弃了。“我们也看到过,一些关注医疗的投资机构,还在投一些看起来已是很传统的领域,最后的结局,大概率是会被淘汰出局。”黄反之感慨。

第二,持续加强团队。在分享投资成立之初,团队中没有一个具有医疗专业背景的投资人,所以黄反之从招投资经理开始建立专业的医疗投资团队,从一个两个三个到十多个成员,再到如今还有专业背景深厚的合伙人加入。目前分享投资有两位医疗基金合伙人,杜涛和毛显光,都在医疗健康领域深耕已久,皆是业内资深专家,主要的投资经理也都拥有专业背景,投资经验丰富,能够各自独挡一面。

第三,打造生态圈。黄反之透露,这些年分享投资之所以不愁项目源,得益于建立了一系列平台。据了解,分享投资与中欧商学院合作,发起了国内第一个智慧医疗创业课程,每期学员均为60多位医疗创业者,目前已经办到第四期,这给分享带来了大量优质的项目。此外,分享投资还与“千人计划”、北京大学、南方科技大学以及中科院体系等建立了合作,汇聚了一大批优秀的创业者。显然,这种方式跟单打独斗或遍地撒网式地找项目,效率完全不一样。

2019年,创投行业前景未明,悲观气息弥漫。对此,黄反之直言会谨慎一些。分享会把未来两年的策略调整为偏保守一些,一个是投资数量,一个是投资速度。“不过,这个阶段还是要有所作为,并非停了下来。毕竟,投资就如播种一样,如果你有一季没有播种,那么到了秋天自然也不会收获。而投资本来就是逆周期的,真正优秀的投资人,更应该在低谷时布局,在高潮时退场。”

Nex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