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悦·生活?正文

涨价、区块链、资讯内容、网贷……为了活下去ofo拼了!

创业江湖中, 今年有两个未解之谜:第一, 贾跃亭的汽车又融资了么?第二, ofo到底死没死?

尽管, 这一年关于ofo的传闻版本不一, 但是面对员工的期待, 面对曾拿下了11轮融资的公司, 面对在今年3月份创下“共享单车行业单笔融资最高记录”等战绩, 面对背后那一双双股东的眼睛,

ofo创始人戴威还是出现在了员工大会上。

从侧门进入的他尽管略显疲惫, 但仍然坚定地做出了承诺:公司不会倒闭, 其他都有可能。

像在平静的湖面上抛出了一粒石子, 虽有波澜, 但并无大浪。 行业唏嘘声依旧不断, 该退押金的用户已经退了, 没退押金的看了一眼“押金无法提取”的提示, 发了一句已经预知到结果, 充满习惯性的牢骚:“我看ofo就是要完了。 ”

事情貌似走到了不能转角的尽头。 然而, 最有趣的事情在于, 尽头之处总有惊喜。

ofo与PPmoney, 不着边的共享单车与网贷

11月23日下午, 倒闭传闻下, ofo有了第N次新动静。

APP里发出了最新的通知, 99元押金用户一键升级为PPmoney的新用户后, 可实现永久免押金骑行, 还可在PPmoney享受出借福利。

同时, 特定资产默认出借PPmoney新手福利项目, 该项目历史年化利率8%+8%, 锁定期为30天, 锁定期满后用户可申请退出, 并在退出成功后可获取相应本息。

如果没有理解错的话, 意思就是ofo用99元把自己的用户贱卖给了一家网贷平台, 用户想退出押金就要把自己的个人信息转移到网贷平台上, 还要再等30天才能拿到当年放在小黄车里的99元。

然而在晚间, ofo对此次与PPmoney的合作情况发表了声明, 表示二者属于正常的市场合作, 不存在“ofo部分用户押金转成P2P类投资”、“PPmoney向ofo支付100元1人的导流费”等说法。 同时, 经过双方协商后, 该活动也下线了, 上线时间另行通知。

投资界翻阅了网贷平台PPmoney的公开资料了解到, 作为2012年12月成立于广州的一家p2p理财平台, 注册资本5亿元, 其运营主体是万惠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背后法人陈宝国占股100%。

从融资历史上来看, PPmoney曾在2016年获得安赐资本、粤泰控股3.75亿元的投资, 又在今年获得了珠海汇垠德擎投资、明泰资本、国泰道合、国能金汇资产的6亿元融资。

作为PPmoney万惠投融创始人、董事长的陈宝国, 从天眼查获悉, 其手下实际控股29家公司, 大多以科技金融企业为主。 面对当下网贷监管大环境, 陈宝国曾经公开表示, 合法合规、稳健前行是平台发展的基础。 PPmoney网贷认真配合自律检查与行政核查阶段工作, 并及时向平台用户以及社会公众汇报合规进展。

就在今年10月, PPmoney就向属地金融局提交了自查报告, 发布PPmoney网贷合规备案工作第一阶段进展报告, 展示平台合规建设成果。

无论ofo是否承认为网贷平台导流, 但是用99元获取一位用户, 这对于PPmoney来说是一门性价比非常高的生意。 有行业人士更是分析:ofo盘活了用户, 网贷平台增加了用户, 押金还可退还, 一举三得的美事啊。

然而, 在负面情况频出的ofo身上, 正向反馈总是最难得。 尽管活动已经下线, 但是整件事情仍值得回味。

第一:只有在相同的利益面前, 才能站成一队。 但ofo否认为网贷平台导流, 那么二者合作目的是什么?

第二:在今年网贷不断暴雷, 大环境不算好的情况下, ofo选择与网贷平台合作是否是最优选择, 还是已经走到了尽头, 才出下策?

第三:ofo发完声明, 宣布与PPmoney的合作下线之后, 没有退回的押金如何解决, 还是遥遥无期么?

频频挣扎:涨价、区块链、资讯内容……

创业维艰。 ofo不想让自己死的那么痛快。

共享单车——曾被吹上天的行业, 发展至今一个个玩家纷纷掉下了神坛。 有人已做先驱倒下, 像进入破产程序的小鸣单车, 以每辆单车12元的价格被回收, 为自己收尾;有人已“委身”巨头, 如选择被美团收购的摩拜;还有人甘于承认失败, 纳入滴滴, 重振旗鼓的小蓝……

但ofo很倔强。

5月份, ofo宣布成立区块链研究院, 将在全球范围内应用区块链技术赋能大数据、物联网, 连接企业、政府、用户等方面, 解决共享单车投放、调度、停放、维修等运营痛点和城市治理难题;7月份, ofo在App上新增新闻信息聚合功能模块“看看”, “ofo看看”主要推介新华社等中央主流媒体提供的原创内容, 开设了看点、图片、视频、体育、财经、社会、科普、读报等频道;戴威对外公开B2B业务进展顺利, 营收已超1亿, 同时ofo已在国内100余座城市实现盈利;外界在不看好小黄车的情况下, ofo的计费方式又发生变化,涨价程度已经达到了“按时计算”……

ofo想打翻身仗,然而另一边资金的难题却一直没能解决。上海凤凰企业股份有限公司提出了诉讼;拖欠云鸟、德邦等多家物流供应商的资金正在协商;还有今年年初,ofo通过资产抵押给阿里巴巴的那笔借债也尚未还清……用户对押金退款早已绝望。

而且,无论ofo如何自救,出行领域已经改天换日。11月21日,哈啰出行宣布与网约车平台首汽约车达成合作,在北京、上海、杭州、南京、合肥等全国60多个城市同步接入首汽约车网约车业务。

自今年9月从哈罗单车更名为哈啰出行之后,哈啰出行11日宣布上线打车入口,推出了网约出租车业务,扩展到了单车以外的市场。哈啰出行已完成共计11轮逾25亿美元融资,其中大部分投资来自蚂蚁金服。

背靠阿里生态资源,并获得政府认可的哈啰出行已经为自己设定了新的对手——滴滴,而当初的摩拜、ofo早已被抛之千里。

曾经在同一起跑线的单车们奋不顾身地在往前走。谁也没能想到,结局却开了玩笑。哈罗单车已然跳出了“单车”的简单维度,走向了更加具有商业价值的大出行领域。

而曾经充满自信的摩拜、ofo却仍然在可能破产、资金链断裂的钢丝绳上行走。

时至今日,有人仍然在说戴威走错了路。包括戴威本人,都在员工大会上进行了反省:没有及时地寻找变现业务,盈利模式。

在补贴损耗、烧钱无功而返、扩张造车之后,焦头烂额寻找出路却又找不到明确的方向。

戴威说,曾想过放弃,但不想像小蓝一样。小蓝单车的创始人李刚退出了创业江湖,而戴威当下的坚持可能只是希望能在这残酷的竞争中有自己的位置,而不是白来一趟。

去年参加一个短视频创业沙龙,一家叫“歪果仁研究协会”的短视频自媒体在台上进行了演讲。作为其创始人、北大毕业的高佑思,他说:“同时期在北大创业的有两拨人,其中一拨是和我们特别熟的戴威,我们真的是看着ofo长大的,但他们的估值已经天文数字。”

融资快、估值高有什么用呢?一年之后的今天,这家短视频自媒体还活着,而当时估值天文数字的ofo却要走向了对岸。

ofo的计费方式又发生变化,涨价程度已经达到了“按时计算”……

ofo想打翻身仗,然而另一边资金的难题却一直没能解决。上海凤凰企业股份有限公司提出了诉讼;拖欠云鸟、德邦等多家物流供应商的资金正在协商;还有今年年初,ofo通过资产抵押给阿里巴巴的那笔借债也尚未还清……用户对押金退款早已绝望。

而且,无论ofo如何自救,出行领域已经改天换日。11月21日,哈啰出行宣布与网约车平台首汽约车达成合作,在北京、上海、杭州、南京、合肥等全国60多个城市同步接入首汽约车网约车业务。

自今年9月从哈罗单车更名为哈啰出行之后,哈啰出行11日宣布上线打车入口,推出了网约出租车业务,扩展到了单车以外的市场。哈啰出行已完成共计11轮逾25亿美元融资,其中大部分投资来自蚂蚁金服。

背靠阿里生态资源,并获得政府认可的哈啰出行已经为自己设定了新的对手——滴滴,而当初的摩拜、ofo早已被抛之千里。

曾经在同一起跑线的单车们奋不顾身地在往前走。谁也没能想到,结局却开了玩笑。哈罗单车已然跳出了“单车”的简单维度,走向了更加具有商业价值的大出行领域。

而曾经充满自信的摩拜、ofo却仍然在可能破产、资金链断裂的钢丝绳上行走。

时至今日,有人仍然在说戴威走错了路。包括戴威本人,都在员工大会上进行了反省:没有及时地寻找变现业务,盈利模式。

在补贴损耗、烧钱无功而返、扩张造车之后,焦头烂额寻找出路却又找不到明确的方向。

戴威说,曾想过放弃,但不想像小蓝一样。小蓝单车的创始人李刚退出了创业江湖,而戴威当下的坚持可能只是希望能在这残酷的竞争中有自己的位置,而不是白来一趟。

去年参加一个短视频创业沙龙,一家叫“歪果仁研究协会”的短视频自媒体在台上进行了演讲。作为其创始人、北大毕业的高佑思,他说:“同时期在北大创业的有两拨人,其中一拨是和我们特别熟的戴威,我们真的是看着ofo长大的,但他们的估值已经天文数字。”

融资快、估值高有什么用呢?一年之后的今天,这家短视频自媒体还活着,而当时估值天文数字的ofo却要走向了对岸。

Nex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