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悦·生活?正文

万亿美元泡沫:美国高科技股集体暴跌之谜

因长期牛市而被投资人简称为FANG(Facebook,亚马逊, Netflix和谷歌的英文首字母缩写)的四家科技公司, 距离今年高点的跌幅均在30%至50%之间, 其中Facebook几近腰斩。

2018年起, 美股投资人发现, 投资头部科技股一本万利的日子一去不复返。

几个月前, 大家都还在猜测谁是第一家市值过万亿美元的科技公司,

随后苹果、亚马逊相继捅破这层薄薄的窗纸, 但好景不长, 美股市场开始遭遇全线大跌, 带领美股走过近十年牛市的科技股几乎全军覆没, 80%的科技股进入回调区域。

因长期牛市而被投资人简称为FANG(Facebook,亚马逊, Netflix和谷歌的英文首字母缩写)的四家科技公司, 距离今年高点的跌幅均在30%至50%之间, 其中Facebook几近腰斩。

2013年2月5日, 美股知名评论员Jim Cramer在自己的日播股评节目中, 第一次使用“FANG”这组投资标的的缩写。 在定义FANG时, Jim Cramer说, “我们应该投资那些代表未来的公司, 投资那些上升势头强劲的公司。 ”

直到2018年之前, 科技股的长期牛市似乎还没有破绽。 2012年, 曾经备受质疑的Facebook上市后不久, 便用移动端广告之营收能力, 吸引了大批拥趸;亚马逊通过云业务、电商巨无霸等优势, 在公司十几年不曾盈利的情况下, 让投资人乖乖买单;Netflix被认为将重新定义好莱坞, 而谷歌则通过在无人车等领域的发力,

再次为硅谷和华尔街讲述了诱人的产业和投资故事。

头部公司的市值, 带动一级市场科技初创公司估值增长。 以中美两地为首, 全球创业圈享受了几年被投资人追着给钱的时光。

投资人广泛撒网的大背景即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 各国央行为救市而采取的宽松货币政策。 时至今日, 随着货币政策的收紧, 市场流动性今非昔比。

美籍华人投资人李建对腾讯新闻表示, 左右市场的主要力量在发生变化, 由此前的流动性驱动, 转变为基本面驱动, 科技公司超高市盈率的时代结束了。

曾经富可敌国、快速扩张的科技公司, 将面临支出的急刹车、提高盈利效率的挑战。 在这个备受关注的板块中, 能够成功迭代的“莽撞少年”将完成他们的“成人礼”, 而有的科技新贵则可能幻化成时代的泡沫。

科技公司的成长阵痛

资本市场的风向掉头,

但科技板块的行业巨头几乎从诞生起, 就习惯了友好的融资环境。 这使得这些财富新贵, 缺乏提高资本使用效率的紧迫感。

一方面, 大量的研发并没有在关键领域为科技公司赢得战略优势。 过去五年, Facebook对研发部门的投入从30亿美元跳涨到140亿美元。 而在监管极其敏感的隐私领域, Facebook仍然无法拿出一份令人满意的解决方案。

另一方面, 快速生长带来了绵长的版图海岸线。 这些科技公司突然发现, 在涉及国计民生的方方面面, 自己似乎都可以大有作为。

一位纽约基金经理对腾讯《深网》指出, 这种做法, 在市场好时, 是未来的增长故事, 但在市场差时, 则会被抨击为不聚焦, “公司越不聚焦, 越多样化, 投入产出比越平庸。 ”

根据《经济学人》智库的数据, 当今的科技公司, 每一美元对基础设施的投资, 会拉动五美元的销售增长, 而十年前, 一美元投入,

将至少带回十美元的回报。

科技公司习惯了激进的花钱节奏。 苹果斥资50亿美元在加州建造新总部, 但硅谷一位科技公司员工对腾讯《深网》笑称, 苹果总部的一个门把手的设计, 耗时数年, “不可能期待苹果仍是在车库里创业的模样, 但是硅谷公司普遍的大公司病, 正在蔓延。 ”

头部公司进入熊市的后遗症

可以预见, 在投资环境和产品利润的双重压力下, 科技公司会采取成本缩减的战略。 这会对消费者和企业(C端和B端)都将产生一定的影响。

此前大公司之间的兼并是科技公司整合发展的一个重要手段, 和中国巨头培养自己的生态系统一样, 美国的主要科技公司, 也将触角伸入到平行或上下游企业。

单拎出来任何一家科技巨头, 只从风险投资业务上看, 也都是浓墨重彩。 在未来, 科技巨头输血的疲弱, 会在整个经济中牵一发而动全身。

综合市场各方意见, 这次科技股的大熊市, 并不是金融危机的前兆, 多位市场人士对腾讯《深网》表示, 美国经济的基本面仍然稳固。 因此, 头部科技公司的表现, 并没有影响Pre-IPO公司的上市计划。

纽交所上市部门负责人对腾讯《深网》表示, 2018年最后一季度以及2019年, 等待上市的中美企业数量仍在增加, 势头强劲。

从上世纪20年代, 美国市场大萧条以来, 美国股市的绝大部分增长均由数量占百分比极少的公司拉动。 美国亚利桑那州立大学教授Hendrik Bessembinder在最新发表的论文中统计出, 1926到2016年, 苹果、埃克森·美孚、微软、通用和IBM这五家公司, 贡献了整体美股市场股东收益的十分之一。 在过去近百年, 美股上市的约两万五千家公司中, 超过半数的收益不如美国国债。

正因为如此, 资本市场如果认为自己发掘到了这些“凤毛麟角”, 通常会欣喜地为自己宠爱的股票起昵称。 这些昵称会在公司受到追捧时, 成为流行词汇,也会在公司境况下滑时迅速被人遗忘。

漂亮50,即“Nifty Fifty”,是上世纪六十年代,在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交易的、被公认为应该坚定购买并持有的50支最流行的大市值成长型股票的非正式称谓。他们被认为是拉动七十年代初美股市场大牛市的功臣。在1972年达到顶峰的时候,漂亮50股票的平均市盈率高达41.9,是同期标准普尔500的两倍多。

胜速衰急。就在漂亮50甚嚣尘上,成长投资大行其道的时候,1973年世界石油危机不期而至,美国股市迅速转入熊市。在全面下跌中,涨得最凶的漂亮50首当其中。

资本市场中逐利是最合法的追求。漂亮50从被捧到天上到重重地摔在地上,几乎成为了过分投机、股市泡沫的代名词。

需要指出的是,即使也遭遇宏观环境变化带来的挑战,FANG如今的境遇,不能被简单粗暴地类比成漂亮50的昨日重现。

虽然仍然看好FANG,但是发明了FANG的Jim Cramer,在近期的一次节目中,又推出了新的概念。这位语速极快的股评人对着镜头宣传到,“大家应该关注WANG!”而W正是零售商沃尔玛,一个此前被称作明日黄花的名字。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成为流行词汇,也会在公司境况下滑时迅速被人遗忘。

漂亮50,即“Nifty Fifty”,是上世纪六十年代,在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交易的、被公认为应该坚定购买并持有的50支最流行的大市值成长型股票的非正式称谓。他们被认为是拉动七十年代初美股市场大牛市的功臣。在1972年达到顶峰的时候,漂亮50股票的平均市盈率高达41.9,是同期标准普尔500的两倍多。

胜速衰急。就在漂亮50甚嚣尘上,成长投资大行其道的时候,1973年世界石油危机不期而至,美国股市迅速转入熊市。在全面下跌中,涨得最凶的漂亮50首当其中。

资本市场中逐利是最合法的追求。漂亮50从被捧到天上到重重地摔在地上,几乎成为了过分投机、股市泡沫的代名词。

需要指出的是,即使也遭遇宏观环境变化带来的挑战,FANG如今的境遇,不能被简单粗暴地类比成漂亮50的昨日重现。

虽然仍然看好FANG,但是发明了FANG的Jim Cramer,在近期的一次节目中,又推出了新的概念。这位语速极快的股评人对着镜头宣传到,“大家应该关注WANG!”而W正是零售商沃尔玛,一个此前被称作明日黄花的名字。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Nex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