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悦·生活?正文

你们买鞋的那家NINE WEST破产了?

零售产业正在经历一段动荡时期, 据不完全统计, 光是去年就有超过15起申请破产案件, 包括全球最大的玩具制造商玩具反斗城。

而现在, 破产大军里又要加入一名新的成员了。 全球最大的女鞋及其配件的生产及销商之一——NINE WEST(玖熙)终于不堪重负, 于4月6日申请了破产保护。

这个美国品牌在中国商场随处可见。 作为世界最大女装皮鞋设计、制造、销售商之一的玖熙, 共拥有1035个零售网点, 亚洲设500多家店铺。 最新数据显示, 在中国天猫旗舰店的粉丝数就达73.3万, 平台也上架了2018年春夏新品。

就是这样一家在全球捕获粉丝的品牌, 负债金额却远超净资产, 高达10亿至100亿美元。 根据最新破产法庭文件显示, 已有意出售核心品牌Nine West和Bandolino的产权来偿还债务。

1993年上市, 57个国家, 800多个分店

玖熙的创始人之一文森特·卡缪托曾说:“鞋业于我是一场恋爱。 我爱那些鞋履, 那些时尚和那些人们。 ”

这场恋爱从1978年开始, 还充满着青春、踏实和曼哈顿自带的繁华之感。 从纽约曼哈顿的9西57号街的一家专业零售店到1994年走向国际化在香港开的分店, 再到之后遍布57个国家拥有800多个全球分店的品牌, 这家女鞋时尚制造商在上个世纪简直是完胜。

玖熙最大的优点是什么呢?是它所带的综合性体制。 运用日本的财政、意大利的设计和巴西的制造设备和人力资源, 生产费用相对低廉。 尤其是当时巴西原材料充足, 劳动力更廉价, 使资本耗费最小化。 平价中又带着新锐的设计元素, 直接将美国市场的所有女性揽入怀中。

第一年销量达900万美元, 之后的十年销量增长到达到3亿美元。 值得注意的是, 在美国第十次的经济危机期间, 玖熙公司净收入增长了60%多, 从1430万美元增至3820万美元, 表现非常不凡。

1993年, 由费希尔·卡缪托公司、费希尔·卡缪托零售公司和Espressioni公司合并建立的玖熙集团成功在纽交所上市。 这时候, 玖熙集团不单单贩卖玖熙品牌, 旗下经营着236家零售和批发商店, 同时向2000多家百货商店、专营店和独立商店的消费者设计和推广品牌及私有品牌鞋履。

当然, 在上个世纪, 美国鞋业市场的份额达到140亿美金,

而在反观今天, 早已不可同日而语。 当时供过于求的市场, 玖熙集团开始向高端类鞋业进军, 同时开始了多样化的生产线, 比如1995年收购了LJS配饰用品股份有限公司, 以6亿美元收购了美国鞋业(U.S. Shoe), 同时包括一些大品牌如阿玛菲(Amalfi)、埃文-皮可恩(Evan-Picone)和班多黎诺(Bandolino)、简单精神(Easy Spirit)等都收入旗下。

但这种一帆风顺的状态在1999年被琼斯收购开始, 就戛然而止了。

从收购开始后, 就被慢性腐蚀 

2年其销售额就达到4500万美元, 却不料遭遇了一场大劫。 1997年5月, 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宣布打算调查玖熙的财政事务。 玖熙被迫将500万个生产单位缩减至300万个, 导致2家工厂和100家零售店关门, 近1000个岗位裁撤。 而“门外添乱, 屋内也着火”, 部分玖熙店主提交了一份针对公司的反垄断诉讼, 宣称公司与大百货商店实行了不公平的价格方案。

1999年3月琼斯服饰集团宣布向玖熙公司提供足量的招标以及价值8.85亿美元的收购。

6月, 玖熙成为全控股子公司。 然而并购的结果却慢慢将玖熙榨干, 被迫关掉了3个工厂, 裁员1900多(占员工数的21%)。

值得注意的是, 在被收购的艰难岁月里, 玖熙挣扎着, 她与时装设计师Vivienne Westwood等时尚大师合作推出限量版“胶囊系列”;2009年, 与New Balance也合作出了新的鞋品, 2012年更是进行了品牌更新, 想打造成一个时兴的鞋履动力品牌。

然而, 资本上的套路谁都无法捉摸清楚, 在2014年西莫卡收购了琼斯集团, 同时以约44亿美元的价格收购玖熙集团之后, 把玖熙分成了4个公司——玖熙、安妮·克莱因、简单精神和玖熙(NW)珠宝, 硬生生地榨干其存活了40年的品牌。

其实我们当然可以说线下零售的颓势、电商的发展和快时尚的冲击, 让原地踏步的玖熙产品不再那么吸引人。 毕竟, 玖熙面临的问题跟达芙妮、百丽在中国市场的困境多少有点类似:渠道失灵,

品牌老化, 跟随潮流出新的速度慢, 款式不吸引人。 美国市场的竞争对手Aerosoles在 2017年也申请了破产。

万万令人想不到的是, 曾经收入可观的玖熙集团竟然会出现如此高倍数的财务杠杆。 其实已经有行业专家认为, 玖熙业务可能并没有巨大的问题, 可出现无法解决的债务问题, 最大的操手是谁呢?

结语 

对于股东来说, 以利益为导向, 其志并不在于真正恢复标的品牌的零售能力。 玖熙的大股东——Sycamore 就在零售业有诸多收购行动, 却主要是对标的公司进行重组出售获得。

在未来, 高负债和亏损业务可能让玖熙公司在未来一年进行债务重组或置换。 可是玖熙已经被收购、拆分、重组折腾地支离破碎。 它像一块烫手的山芋, 即便是最后亡羊补牢, 但每况日下的玖熙真的还会有好的结果么?以利益为诱导的资本方谁都没有那么笃定吧, 留下的只能是对40年品牌的唏嘘。

Nex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