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悦·生活?正文

甘薇:那个最好命的“老赖”投资了贾跃亭

李小璐生下甜馨后, 第一时间打电话给甘薇, 让她来看望自己的女儿, 希望甜馨“将来长大后, 能够和甘薇一样命好”。

在北方有一种习俗, 刚出生的孩子第一眼看见谁, 长大以后就会像谁。

不知道李小璐现在会不会后悔当时打了那通电话。

今天, 根据媒体的报道,

甘薇已经从豪门阔太到替夫还债, 变成了失信老赖, 未来一段时间里, 恐怕难以像去年末那样飞赴美国与贾跃亭团聚了。

首次被列为老赖

查询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发现, 甘薇因未履行一桩涉及14亿元经济案件的判决, 已于上个月被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与甘薇属于同一案号, 即(2017)京03执646号的还有贾跃亭和乐视控股。


从去年末至今, 贾跃亭已经7次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乐视控股则6次被列入。

根据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 甘薇应向浙江中泰创展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支付人民币14.03亿元;并向浙江中泰创展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支付违约金(以人民币1 400 000000元为基数,

按照年利率24%计算, 自2017年7月11日至实际清偿之日);以及向浙江中泰创展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2016年11月, 当时属于乐视生态一部分的易到获得过一笔14亿的联合贷款。 据报道, 这笔贷款并非由银行直接提供, 而是由中泰创展提供。 乐视当时是借了南京银行的通道以乐视大厦作为抵押进行的。 中泰创展的实际控制人为解茹桐, 解茹桐为中植系掌门人解直琨亲属。

而这笔资金仅有1亿元用于易到, 其余13亿元都流入了乐视汽车生态之中。

而此次贾跃亭和甘薇失信行为具体情形为“违反财产报告制度”, 与贾跃亭之前几次失信行为具体情形则为“被执行人无正当理由拒不履行执行和解协议”不同。 对此有法律界人士表示,

“经济案件进入执行阶段以后, 被执行人要主动向法院申报自己的财产, 而所谓的‘违反财产报告制度’很有可能是没有申报或者不实申报”。

截至去年底, 贾跃亭名下已经没有其他可供还债的房、车、存款记录, 一旦发现也会被法院强制执行。

据官方规定, 失信被执行人在乘坐火车、飞机、住宿宾馆饭店、高消费旅游、子女就读高收费学校等方面将受到限制。

也就是说, 此时正在美国为梦想窒息的贾跃亭若想再次见到妻子, 可能没有去年年底那么容易了, 除非真的能够“下周回国”。

最好命的女人

甘薇是地道的重庆妹子, 长相秀气, 但爱吃麻辣烫, 那时即便是成为了乐视的老板娘, 依然过着红酒就麻辣烫的生活。

2004年, 甘薇在解放军艺术学院读大二, 在一场饭局上认识了比他大11岁的贾跃亭, 那一年, 甘薇刚满20岁。 贾跃亭还是一个从山西来北京打拼的外乡人,

开了一间名为北京西伯尔通讯科技的小公司。

事实上, 甘薇的家庭条件很好, 妈妈是个商人, 从甘薇微博晒过的照片可以看出, 妈妈经常穿着貂皮大衣, 手提LV包包。

甘薇毕业之后, 初出茅庐就演了刘镇伟的电影, 和孙俪搭戏, 与白冰、韩雪、景甜并称“京城四美”, 演艺界的“冰雪薇甜”。

相识4年后, 2008年甘薇与贾跃亭结婚, 前1年的11月, 贾跃亭的西伯尔联合通信科技(北京)有限公司在新加坡证交所挂牌上市。 公司目前注册资本1800万美元, 现有总资产1.4亿元人民币, 年产销售能力大道5.5亿元人民币, 年销售额5.0亿元人民币。 贾跃亭的身价也随之暴涨。

不过, 甘薇被正式认定为乐视网的老板娘, 已经是2014年圣诞节了。

那时候甘薇在微博晒出一对双胞胎女儿的照片, 闺蜜应采儿直接在微博上同时艾特了甘薇和贾跃亭, 这段恋情才算真正浮出水面。

此时的贾跃亭手里的乐视网已经上市3年, 市值最高曾超过1500亿, 其身价最高达也达到了400亿。

与李小璐评价甘薇“最好命”一样, 应采儿也曾在节目中表示:甘薇是最大的投资成功的人, 成功投资了贾跃亭。

那时的甘薇在旁边只是腼腆一笑, 不知现在回味起那段视频, 是否还能依旧嘴角上扬。

“乐漾老板甘薇的丈夫”

也许, 甘薇最成功的投资并不是贾跃亭, 而是网剧和甄嬛传。

作为演员出身的甘薇, 心思一直都不在演戏上。 她曾经表示, “演员被动又难做, 寿命期短, 而她向往的是充实, 对自我价值实现的一种体验”。

有了孩子之后的甘薇和贾跃亭,事业上也迎来了最强上升期。

2015年,由甘薇的乐漾影视监制的《太子妃升职记》火了。收官时,投资近2000万元的网剧创下了超26亿的播放量,甘薇也被封为“中国网剧教母”。

那时,贾跃亭也会在家里用乐视的超级电视看剧。但他的评价是:“画面很美,但不是特别搞笑,提升空间很大。”

甘薇听了之后表示:“你觉得不搞笑这说明你老了,苏芒姐他们都说不看这个剧就老了,你的笑点已经被时代淘汰掉了。”

甘薇说,自己的梦想之一,便是有一天跟贾跃亭一起的时候,不被人说“看,这位女士便是贾跃亭的夫人”,而是会有人说“看,这位先生就是乐漾老板甘薇的丈夫。”

可惜,这个愿望似乎还没有实现,就已经夭折。

2017年初,深交所向乐视网发出监管函,明确指出“乐漾影业主营业务网络电视剧的制作与发行,与上市公司(注:指乐视网)子公司花儿影视的主营业务相同或相近,因此与上市公司构成同业竞争”,“贾跃亭及甘薇的上述行为违反了《创业板上市公司规范运作指引(2015年修订)》第2.1.9条和第4.2.10条的规定。请及时整改,尽快提出解决同业竞争的处置措施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杜绝上述问题再次发生。”

乐漾影业是甘薇的公司,那一年2月23日才完成了A轮融资,投资方包括鼎晖投资、柠萌影业、乐开花基金,融资后公司估值达到了12亿元人民币。那轮融资后,薇星影视(为员工激励平台,甘薇持有薇星影视50%股份)持有乐漾16.47%的股份,甘薇合计持有乐漾 91.765%股份,其中包含用于员工激励但尚未进行分配的乐漾股份。

根据《创业板上市公司规范运作指引(2015年修订)》规定——

2.1.9:上市公司业务应当完全独立于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及其关联人。控股股东及其下属的其他单位不得从事与上市公司相同或者相近的业务。控股股东应当采取有效措施避免同业竞争。

4.2.10: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及其控制的其他企业应当保证上市公司业务独立,不得通过下列任何方式影响公司业务独立:

(一)与公司进行同业竞争;

(二)要求公司与其进行显失公平的关联交易;

(三)无偿或者以明显不公平的条件要求公司为其提供商品、服务或者其他资产;

(四)有关法律、行政法规、部门规章和规范性文件规定及本所认定的其他情形。

这一次,甘薇选择了贾跃亭。

3月30日晚,乐视网发布“关于公司控股股东及配偶涉及同业竞争事宜解决方案的公告”,公告显示,经与甘薇协商,乐视拟半价收购甘薇持有的北京乐漾影视47.8261%股权。

除此之外,甘薇与乐视网之间还存在对赌协议:乐视将联合悠漾文化中心任命甘薇为乐漾影视总裁,盈利承诺期为 2017年、2018年、2019年,同时也是该盈利承诺的补偿义务人。

在此期间,如果乐漾影视“发生亏损或因其他原因而减少的净资产”,甘薇将按照其于交割日前所持乐漾影视股权比例承担,并以现金方式全额补足。而且这段时间里,乐漾影视不得分红。

更重要的是,这五折的转让费还要在2019年交割完成后(的六个月内 )才能到账。

2019年还没有到来,甘薇半价贩卖了梦想的转让费还没有到手,就在那一年年底独身一人飞回北京,受丈夫贾跃亭的委托,负责其在国内的债务。

如今债务问题还没有解决,又一次被贴上“老赖”的标签,连与远在大洋彼岸的丈夫相见都成了问题。

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坍塌。

有人说希望甘薇成为刘涛,豪门梦碎之时重出演艺圈扛起家庭半边天,有人说希望甘薇成为杜鹃,黄光裕入狱之时承诺给他一个新的国美,虽然已经今非昔比,但真的仍在盈利。

也许我们只希望甘薇成为甘薇,那个贾跃亭的妻子,能够把乐视网这个窟窿缝好补好,给韭菜们一个交代。

只是这个希望看起来有些强人所难,毕竟连孙宏斌都已经落荒而去。

有了孩子之后的甘薇和贾跃亭,事业上也迎来了最强上升期。

2015年,由甘薇的乐漾影视监制的《太子妃升职记》火了。收官时,投资近2000万元的网剧创下了超26亿的播放量,甘薇也被封为“中国网剧教母”。

那时,贾跃亭也会在家里用乐视的超级电视看剧。但他的评价是:“画面很美,但不是特别搞笑,提升空间很大。”

甘薇听了之后表示:“你觉得不搞笑这说明你老了,苏芒姐他们都说不看这个剧就老了,你的笑点已经被时代淘汰掉了。”

甘薇说,自己的梦想之一,便是有一天跟贾跃亭一起的时候,不被人说“看,这位女士便是贾跃亭的夫人”,而是会有人说“看,这位先生就是乐漾老板甘薇的丈夫。”

可惜,这个愿望似乎还没有实现,就已经夭折。

2017年初,深交所向乐视网发出监管函,明确指出“乐漾影业主营业务网络电视剧的制作与发行,与上市公司(注:指乐视网)子公司花儿影视的主营业务相同或相近,因此与上市公司构成同业竞争”,“贾跃亭及甘薇的上述行为违反了《创业板上市公司规范运作指引(2015年修订)》第2.1.9条和第4.2.10条的规定。请及时整改,尽快提出解决同业竞争的处置措施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杜绝上述问题再次发生。”

乐漾影业是甘薇的公司,那一年2月23日才完成了A轮融资,投资方包括鼎晖投资、柠萌影业、乐开花基金,融资后公司估值达到了12亿元人民币。那轮融资后,薇星影视(为员工激励平台,甘薇持有薇星影视50%股份)持有乐漾16.47%的股份,甘薇合计持有乐漾 91.765%股份,其中包含用于员工激励但尚未进行分配的乐漾股份。

根据《创业板上市公司规范运作指引(2015年修订)》规定——

2.1.9:上市公司业务应当完全独立于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及其关联人。控股股东及其下属的其他单位不得从事与上市公司相同或者相近的业务。控股股东应当采取有效措施避免同业竞争。

4.2.10: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及其控制的其他企业应当保证上市公司业务独立,不得通过下列任何方式影响公司业务独立:

(一)与公司进行同业竞争;

(二)要求公司与其进行显失公平的关联交易;

(三)无偿或者以明显不公平的条件要求公司为其提供商品、服务或者其他资产;

(四)有关法律、行政法规、部门规章和规范性文件规定及本所认定的其他情形。

这一次,甘薇选择了贾跃亭。

3月30日晚,乐视网发布“关于公司控股股东及配偶涉及同业竞争事宜解决方案的公告”,公告显示,经与甘薇协商,乐视拟半价收购甘薇持有的北京乐漾影视47.8261%股权。

除此之外,甘薇与乐视网之间还存在对赌协议:乐视将联合悠漾文化中心任命甘薇为乐漾影视总裁,盈利承诺期为 2017年、2018年、2019年,同时也是该盈利承诺的补偿义务人。

在此期间,如果乐漾影视“发生亏损或因其他原因而减少的净资产”,甘薇将按照其于交割日前所持乐漾影视股权比例承担,并以现金方式全额补足。而且这段时间里,乐漾影视不得分红。

更重要的是,这五折的转让费还要在2019年交割完成后(的六个月内 )才能到账。

2019年还没有到来,甘薇半价贩卖了梦想的转让费还没有到手,就在那一年年底独身一人飞回北京,受丈夫贾跃亭的委托,负责其在国内的债务。

如今债务问题还没有解决,又一次被贴上“老赖”的标签,连与远在大洋彼岸的丈夫相见都成了问题。

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坍塌。

有人说希望甘薇成为刘涛,豪门梦碎之时重出演艺圈扛起家庭半边天,有人说希望甘薇成为杜鹃,黄光裕入狱之时承诺给他一个新的国美,虽然已经今非昔比,但真的仍在盈利。

也许我们只希望甘薇成为甘薇,那个贾跃亭的妻子,能够把乐视网这个窟窿缝好补好,给韭菜们一个交代。

只是这个希望看起来有些强人所难,毕竟连孙宏斌都已经落荒而去。

Nex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