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人物?正文

程维首度揭秘滴滴如何打败对手:用余光瞄他,不要对打

10月10日晚, 滴滴创始人、董事长兼CEO程维受邀来到清华大学, 与清华学子分享自己的创业经历。

程维认为, 汽车可能会成为第一批大规模应用的人工智能机器人;汽车领域的创新会是第三波世界级科技浪潮;未来的交通一定是共享、新能源、智能化。

程维用亲身经历鼓励现场学子:“年轻要选择难走的路,

面对绝境和挑战, 只要你努力到无能为力, 上帝一定会为你开一扇窗。

以下内容由AI财经社根据现场演讲和问答整理:

前几天清华一位院长寄给我一套书《大学改革》, 他的梦想就是通过推动大学制度变革让这个世界变的更好, 而滴滴的梦想是让出行更美好。

在我们创业之前, 出行并不美好。 在北京买车摇号可能需要五年, 开车越来越堵, 停车越来越贵。 人类解决衣食住行, 前三个进步很快, 但出行却变得越来越糟糕。 这是一个机会, 我们从自己身上感受社会的痛点, 当个体帮助整体去解决问题创造价值, 才能实现个体价值。

五年前我们创办滴滴, 因为我们相信互联网和市场化能够让这样一个行业发生改变, 我们希望推动让所有的交通工具线上化、市场化, 所以我们推出打车软件。

谈获取首批用户:滴滴不是靠补贴起家

滴滴第一批用户获取非常艰难, 我们分成第1000个司机和第1000个用户, 这两个不一样。 当时北京只有15%的司机有智能手机, 他们怎么可能装滴滴呢?但如果没有司机, 就没人接单, 乘客叫不到车, 慢慢就形成一个死循环。

我们的对手XX招车很快获取一千个司机, 因为他们在电视台电台给所有出租车司机打广告:“现在下载一个抢单神器, X月X日到某酒店现场指导安装……”

公司没有经费做广告, 我们压力非常大, 后来看电视购物广告受到启发。 当对手持续投放一个月广告后, 我们在他们最后一周投放广告:“现在开始即刻发送短信到XXXX就能直接下载安装软件!……”

所以到了那天, 没有司机去酒店, XX招车就打电话问司机, 司机说已经下载好了。 所以滴滴不是靠补贴起家, 我们缺少弹药要想很多办法。

谈与对手博弈:小米加步枪的逆袭

真正艰难的是后面的博弈, 对手花300万包下首都机场发展司机。 当时我们很绝望, 只找到北京西客站, 4000元就能进去发展司机。 西客站没有停车场, 只有过车车道, 车一点点流动, 很危险, 要在几十秒内说服司机安装一个滴滴, 这几乎是不可能的。

时间紧张, 我们当时排了三班, 所有同事都去西客站。 那是一个冬天, 车道里有过堂风, 吹半个小时你会头疼, 吹一个小时你会发烧感冒, 我们停人不停岗, 冒死在里面推广。

你不能问司机你有没有智能手机, 因为他听不懂。 你直接问他手机是不是诺基亚, 他说不是, 你就拿过来迅速帮他安装上滴滴, 告诉他这个软件每个月可以帮他赚多少钱, 再塞他一张写着软件使用方法的纸条。 车道边上有一个厕所, 碰到司机上厕所, 那更是绝佳的机会, 他上厕所前你把纸给他, 等他出来你给他介绍效果更好。 那个冬天,

我们为一万个出租车司机安装了滴滴软件。

一两年后, XX招车退出市场, 首都机场也与滴滴合作。 机场主任和我们吃饭, 他敬一杯酒给我们的同事:“你们小米加步枪这样的部队打赢了, 能告诉我为什么吗?”同事喝了酒, 什么也没说。 不是傲娇, 而是没有经历过的人不能理解。

我们起步资金只有80万, 所以从公司成立第一天起我就在努力找投资。 投资人都很NICE, 后来我发现如果他们不停鼓励你, 却没有和你约下次见面时间, 没有和你谈具体的事情, 那就往往只是鼓励而已。

当时融资困难主要是用户少, 获取司机很难, 其实获取乘客更难。 我们甚至去电梯贴过纸条饭店发过传单。 直到2012年冬天下了一场暴雪, 那一天滴滴订单超过1000单, 获得了金沙江创投300万美元。 后面融资就越来越顺利。

谈新业态:背后是一群人对未来的理解

2014年你使用打车软件, 司机只收现金,

现金问题很多, 比如有假币、找零钱等, 我们想让司机改变习惯去使用在线支付。 如果是现金, 钱立刻可以到司机口袋, 但在线付款银行有个延迟, 对账也不方便, 所以司机不愿意改变。 后来我们做了一个中间的资金池, 先把钱垫付, 你愿意取也能取出来, 于是所有司机很快接受了在线支付。 再加上有补贴, 那段时间你打车如果付现金会被司机白眼。

业务背后是一群人对未来的理解、学习能力、心态和能力, 是不是团结, 是不是在成长。 不要为了创新而创新, 一定落实到具体问题。

这是个新业态, 我们面临很多新问题。 滴滴有两千万司机, 有兼职有全职。 我们现在和高校一位教授做项目, 通过做实验研究如何提高司机产出, 比如组队PK竞争荣誉, 直接可以提高40%的工作量, 如果司机彼此是老乡, 能够提高60%的工作量。

谈竞争对手:用余光瞄他, 不要对打

这个行业竞争非常残酷,我们的对手很多。但是做企业本质是为用户创造价值,不能把打败对手当成使命和目的。企业的眼光要看用户,不要看对手,像110米跨栏一样,你必须盯着阶段性目标,跨越你的障碍,过程中一定会有竞争对手,你只能用余光瞄他,如果你去对打,你也到不了终点。

我们选择了一条道路,这条道路上的挑战和挫折会把我们变成那样的人。人和企业的成长都是因为你在做你没做过的事情。你的挑战有高度你才有机会成长,濒临绝境的时候你才有机会突破。所以年轻人要选择难走的路,那才是向上的路。面对绝境和挑战,只要你努力到无能为力,上帝一定会为你开一扇窗。

谈创新力:有的领域中国超越国外

很多人说滴滴是在学优步,我们很少辩解,这是一种民族不自信,好像中国人做出什么事情一定是学习和抄袭别人。我们起步阶段确实是想看看国外有没有,但是找不到。所以迄今为止,全世界只有中国的出租车司机是全面线上化的,70%的出租车都安装了叫车软件,美国的出租车还在马路上扫活,中国是打车软件最早开始普及的国家。

滴滴顺风车在国庆期间搭载人数有上千万人次,已经超过绝大多数航空公司的运载能力。我们推出滴滴代驾,现在全世界80%的代驾在中国发生,这80%代驾里的80%又发生在滴滴上面。滴滴还在不断推出新的出行产品,像豪华车、小巴、公交,我们希望不断的创新,把所有的出行连接到线上,去推动它信息化市场化。

越来越多的共享创新,中国逐步从学习借鉴到今天中美创新力并驾齐驱,在应用创新领域,中国甚至超越国外。我是OFO的股东,当我在米兰骑OFO的时候我感到无比的骄傲。

如今全世界每天有三千多万次叫车,三分之二发生在中国。我刚从欧洲回来很多地方还需要在路边打车。所以交通变革的中心发生在中国,共享经济的中心发生在中国。

谈行业:今天的出行问题也只解决了1%

现在全球消费总额50万亿美金,整体线上部分只有6%,其中电子商务与占线上消费的10%,中国占全球电商的一半以上;线上化的衣食住行服务占线上消费2.5%,其中最差的是吃和行,滴滴也在这2.5%里面。因为技术投入和资本人才聚集,线上部分到未来10年会增长到20%,而时代背景是中美有六到七家互联网公司加起来能够占有90%以上的市场。整个旅途刚刚开始,滴滴现在希望专注于出行业务,出行的问题今天只解决了1%。

滴滴正在建设世界级的智慧交通AI,在云端有一个人工智能的引擎,学习城市每个人出行的规律,了解所有交通工具做最优的匹配。

在济南,第一批100多个红绿灯是滴滴通过后台积累的海量数据在智能调度,很快在武汉、成都很多地方普及。我们在济南上线第一条潮汐车道,采用浮动车轨迹,结合大数据分析,早晚实时通过车辆行驶情况改变道路隔离墩的位置,使该路段单向各三车道变成四车道和两车道,缓解交通拥堵。

成立第一个五年,滴滴希望变成全球最大一站式出行平台;第二个五年,我们希望成为引领交通和汽车产业变革的世界级科技公司,我们认为原来的交通问题底层方案有机会再前进一步,我们希望推出未来的解决方案去给到这个世界。

滴滴希望将来变成汽车运营商,我们为城市集中调度汽车。最少的车让最多的人使用,让这个城市变得更加可持续发展。很多的停车场会变成绿地变成学校。汽车不需要停在城市里面,使用后停到郊区充电。我们相信这是更加美好的未来。未来你不需要拥有一辆汽车才能稳定的出行,只不过共享汽车变革需要的时间更长一点。我们相信未来的交通一定是共享、新能源、智能化。

谈未来:汽车领域的创新会是第三波世界级科技浪潮

滴滴投资了七家全球最大的智慧交通平台,滴滴希望把中国解决这些问题的经验、技术和资本能够输出到全球范围之内,并且最终构建全球出行平台,就像(航空业的)星空联盟一样,让你在全世界任何角落都享受到稳定的出行体验。也许在未来三到五年,现在的加油站加油体系会逐步替换成新能源体系,我们在为这个时代到来提前布局。

看看过去二十年的大机会,第一波在PC端,IBM、联想、微软,他们是那个时代全世界最强大的公司。第二波在智能手机,苹果,华为,安卓,微信。未来十年,汽车的变革,汽车的智能化,交通的下一代解决方案,有机会在在汽车的硬件领域、操作系统、无人驾驶和应用领域诞生出下一个最强大的公司,来推动时代的变革。

这个世界会有很多改变,无人驾驶技术会把成千万上亿的人从驾驶中解放出来,极大的降低交通事故率和死亡率,汽车可能会成为第一批大规模应用的人工智能机器人,它会自己思考怎么选择道路怎么开车。当然每一个新事物的诞生都会伴随很多问题,只要技术对人类社会总体有价值,还是会滚滚向前。我认为汽车领域的创新会是第三波世界级科技浪潮。

这个行业竞争非常残酷,我们的对手很多。但是做企业本质是为用户创造价值,不能把打败对手当成使命和目的。企业的眼光要看用户,不要看对手,像110米跨栏一样,你必须盯着阶段性目标,跨越你的障碍,过程中一定会有竞争对手,你只能用余光瞄他,如果你去对打,你也到不了终点。

我们选择了一条道路,这条道路上的挑战和挫折会把我们变成那样的人。人和企业的成长都是因为你在做你没做过的事情。你的挑战有高度你才有机会成长,濒临绝境的时候你才有机会突破。所以年轻人要选择难走的路,那才是向上的路。面对绝境和挑战,只要你努力到无能为力,上帝一定会为你开一扇窗。

谈创新力:有的领域中国超越国外

很多人说滴滴是在学优步,我们很少辩解,这是一种民族不自信,好像中国人做出什么事情一定是学习和抄袭别人。我们起步阶段确实是想看看国外有没有,但是找不到。所以迄今为止,全世界只有中国的出租车司机是全面线上化的,70%的出租车都安装了叫车软件,美国的出租车还在马路上扫活,中国是打车软件最早开始普及的国家。

滴滴顺风车在国庆期间搭载人数有上千万人次,已经超过绝大多数航空公司的运载能力。我们推出滴滴代驾,现在全世界80%的代驾在中国发生,这80%代驾里的80%又发生在滴滴上面。滴滴还在不断推出新的出行产品,像豪华车、小巴、公交,我们希望不断的创新,把所有的出行连接到线上,去推动它信息化市场化。

越来越多的共享创新,中国逐步从学习借鉴到今天中美创新力并驾齐驱,在应用创新领域,中国甚至超越国外。我是OFO的股东,当我在米兰骑OFO的时候我感到无比的骄傲。

如今全世界每天有三千多万次叫车,三分之二发生在中国。我刚从欧洲回来很多地方还需要在路边打车。所以交通变革的中心发生在中国,共享经济的中心发生在中国。

谈行业:今天的出行问题也只解决了1%

现在全球消费总额50万亿美金,整体线上部分只有6%,其中电子商务与占线上消费的10%,中国占全球电商的一半以上;线上化的衣食住行服务占线上消费2.5%,其中最差的是吃和行,滴滴也在这2.5%里面。因为技术投入和资本人才聚集,线上部分到未来10年会增长到20%,而时代背景是中美有六到七家互联网公司加起来能够占有90%以上的市场。整个旅途刚刚开始,滴滴现在希望专注于出行业务,出行的问题今天只解决了1%。

滴滴正在建设世界级的智慧交通AI,在云端有一个人工智能的引擎,学习城市每个人出行的规律,了解所有交通工具做最优的匹配。

在济南,第一批100多个红绿灯是滴滴通过后台积累的海量数据在智能调度,很快在武汉、成都很多地方普及。我们在济南上线第一条潮汐车道,采用浮动车轨迹,结合大数据分析,早晚实时通过车辆行驶情况改变道路隔离墩的位置,使该路段单向各三车道变成四车道和两车道,缓解交通拥堵。

成立第一个五年,滴滴希望变成全球最大一站式出行平台;第二个五年,我们希望成为引领交通和汽车产业变革的世界级科技公司,我们认为原来的交通问题底层方案有机会再前进一步,我们希望推出未来的解决方案去给到这个世界。

滴滴希望将来变成汽车运营商,我们为城市集中调度汽车。最少的车让最多的人使用,让这个城市变得更加可持续发展。很多的停车场会变成绿地变成学校。汽车不需要停在城市里面,使用后停到郊区充电。我们相信这是更加美好的未来。未来你不需要拥有一辆汽车才能稳定的出行,只不过共享汽车变革需要的时间更长一点。我们相信未来的交通一定是共享、新能源、智能化。

谈未来:汽车领域的创新会是第三波世界级科技浪潮

滴滴投资了七家全球最大的智慧交通平台,滴滴希望把中国解决这些问题的经验、技术和资本能够输出到全球范围之内,并且最终构建全球出行平台,就像(航空业的)星空联盟一样,让你在全世界任何角落都享受到稳定的出行体验。也许在未来三到五年,现在的加油站加油体系会逐步替换成新能源体系,我们在为这个时代到来提前布局。

看看过去二十年的大机会,第一波在PC端,IBM、联想、微软,他们是那个时代全世界最强大的公司。第二波在智能手机,苹果,华为,安卓,微信。未来十年,汽车的变革,汽车的智能化,交通的下一代解决方案,有机会在在汽车的硬件领域、操作系统、无人驾驶和应用领域诞生出下一个最强大的公司,来推动时代的变革。

这个世界会有很多改变,无人驾驶技术会把成千万上亿的人从驾驶中解放出来,极大的降低交通事故率和死亡率,汽车可能会成为第一批大规模应用的人工智能机器人,它会自己思考怎么选择道路怎么开车。当然每一个新事物的诞生都会伴随很多问题,只要技术对人类社会总体有价值,还是会滚滚向前。我认为汽车领域的创新会是第三波世界级科技浪潮。

Nex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