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投资?正文

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在中国,能压住董明珠风头的女企业家,只有她了!

2015年7月, 福布斯中文版发布的 "2015 中国商界女性 100 强 " 榜单, 又被称为 " 漂亮 100" 榜单, 孙亚芳位列第一, 格力电器董事长董明珠排名第二。

很多人一头雾水, 孙亚芳是谁, 竟然能够让 " 霸道总裁 " 董明珠名列第二?阿里巴巴一年销售额才 789.32 亿, 哪家公司这么厉害, 竟然是阿里巴巴的 3-4 倍?

好了, 不绕关子。

孙亚芳, 目前担任华为董事长, 任正非的得力干将。 她不是华为的创始人, 但他却是协助华为在2013年实现销售收入2,390 亿元, 超越爱立信, 成为全球最大的通讯设备商的人。

为什这个女人么如此厉害?

1982年毕业于电子科技大学的孙亚芳, 在进入华为之前, 当过技术员、教师、工程师;

1987年, 因工作不顺利, 任正非集资 21000 元人民币创立华为公司。 创立初期, 华为靠代理香港某公司的程控交换机获得了第一桶金。

1989年, 孙亚芳进入华为工作, 第一个职位是市场部工程师。 10 年来, 她先后担任培训主任,

采购主任, 市场部总裁, 人力资源主任, 华为大学校长等各种要职, 直到 1999 年成为董事长。

1992年前后, 华为因货款回收太慢, 现金流出现严重问题, 全体员工连续几个月没有发工资, 士气低落, 部分员工打起了退堂鼓。 天无绝人之路, 此时华为突然收到了一笔货款。 公司高层在一起研究这笔款子怎么用。 任正非也实在拿不准该怎么办。

最终, 一个刚进入公司不久的女流之辈站了出来, 给任正非做了决定——先发放员工的工资再说!于是, 等待多月的员工们领到了拖欠已久的工资, 干劲马上上去了。 此前, 公司内部出现的各种问题也一下子全部解决了, 新产品也很快研制出来了。 华为终于走出了困境。 这就是——孙亚芳, 华为中被称为 " 左非右芳 " 的二当家。

1994年, 她担任市场部总裁, 领导建立了严密的市场组织体系, 使得华为在营销人员流失比较严重的情况下,

依然保持了较强的战斗力。 这一年, 孙亚芳建立和发扬了华为狼性销售模式:你一天不见我, 我就等你一天;一个星期不见我, 我就等你一个星期;上班找不到你, 我节假日也要找到你。

1996年, 她认为像华为这样高科技企业, 如果没有人才, 它就与一个仓库没什么区别, 于是主导建立了华为的人力资源体系, 撰写的《华为公司基本法》沿用至今, 为华为走向国际化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1997年, " 前线总指挥 " 孙亚芳通过引进 IBM IPD ( 集成产品开发 ) 和 ISC ( 集成供应链管理 ) 启动了华为业务流程的大变革, 让华为的 " 成长基因 " 从最前端的市场销售向后端产品开发和供应链成功延伸。

1998年, 由于华为一向低调的风格, 加上其营销战术、早年的股权、贷款等问题, 外界对华为的许多做法多有微词。 鉴于孙亚芳在对外协调上的能力, 任正非建议孙做董 事长, 负责外部协调, 自己就任总裁一心做内部管理。

实际上就是确立了任是第一把手, 孙是第二把手的高层管理模式。

2011年11月, 据《财富》发布的榜单, 华为董事长孙亚芳与任正非合作, 使公司成为全球第二大移动设备供应商。

纵观该榜单, " 状元 " 孙亚芳不仅是中国商界女性中最出色的一位, 她也是榜单中唯一一位掌管世界 500 强企业的实权派。

2012年, 华为实现了全球销售收入 2,202 亿元, 员工年奖金总额为 125 亿元, 同比增长 38%。

2015年, 在亚洲商界权势女性的 50 位榜单种, 孙亚芳排名第 9 位。 2015 年, 她在 " 漂亮 100" 榜单中名列榜首, 成为中国最具影响力的商界女性。

解读华为总裁任正非和孙亚芳的关系

近日有媒体报道称, 华为技术有限公司创始人、总裁任正非欲让其子任平接班, 但遭到部分高管的强烈反对, 从而引发华为高层动荡。

华为昨日下午发表声明称, 目前在媒体出现的关于华为高层变动的消息“纯属凭空捏造的谣言,

与事实完全不符”。

华为的这份100余字声明正是对此报道所作出的迅速反应。 该声明由华为的媒体负责人以邮件形式发送, 但未有落款。 声明中称, 相关消息是对华为公司的恶意中伤, 希望媒体“不要继续炒作”, 同时, 华为公司将保留对制造和传播谣言的相关人员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力。

但外界的疑惑并未因此完全消除。

“左非右芳”

作为民营企业的华为, 1988年创立于深圳, 成立之初是一家生产用户交换机(PBX)的香港公司的销售代理。 20年过后, 其已成长为全球知名的电信网络解决方案供应商。 根据目前公布的财报, 按销售额计算, 华为在全球电信设备市场已超越阿尔卡特朗讯、诺基亚西门子, 仅次于爱立信, 成为第二大电信设备商。 因此, 其创始人任正非已被视作中国民营企业界的一个传奇人物。

任正非现年66岁, 尽管华为严词否认公司高层变动, 但是围绕华为接班人的话题,已是任正非绕不开的结。

在目前华为的经营高管团队(EMT)中,包括总裁任正非,董事长孙亚芳,副总裁费敏、洪天峰、徐直军、纪平、胡厚崑、郭平、徐文伟、彭志平等。

任正非作为华为创始人,在华为内部拥有的威望无人能及,但同样具有举足轻重地位的是董事长孙亚芳。

可查资料显示,孙亚芳现年50岁左右,毕业于电子科技大学,到华为工作前在国家机关从事通信工作,1992年进入华为,先做培训部经理,后到长沙做办事处主任,其后主管市场,逐步升任为主持市场和人力资源的常务副总裁。1998年孙亚芳被提升为华为董事长兼常务副总裁,并任职至今。

有报道在援引“百度百科信息显示”时称,在华为,本来是没有董事长这个职务,1998年左右,任正非提议孙亚芳做董事长,负责外部的协调,任正非本人则做总裁,专心做内部管理。孙亚芳口才和风度俱佳,这就是她被任命为董事长的一个关键原因。

据报道,孙亚芳对华为曾有巨大帮助。孙亚芳还在国家机关任职时,当时华为在资金上面临很大困难,由于看好华为,孙亚芳动用自己的关系,帮助华为贷款,因此她被认为在华为最危急的时候“挽救过华为”,可谓对任正非有知遇之恩。

孙亚芳与任正非共事16年,对于二人长期默契的合作,业界一直有“左非右芳”之美誉。孙亚芳担任华为董事长已长达12年之久,曾被外界视为任正非最有力的接班人。而在《福布斯》杂志2010年10月6日公布的“最有权势女性”年度榜单中,美国“第一夫人”米歇尔·奥巴马荣居榜首,惟一上榜的中国女性正是孙亚芳。

接班人的“选项”

任正非将提拔谁作为华为接班人近年也有诸多猜测,从最初呼声最高的少年天才高管李一男,后随着李一男出走华为、创立港湾网络而告终,随后任正非多次强调华为要摆脱对个人的依赖,希望做好机制,通过机制出接班人,并对公司高管多番轮岗到其他高管。

然而,近日媒体所报道的有关华为高层变动的消息中,直指任正非和孙亚芳二人,因华为接班人的“选项”而爆发分歧,据报道,在今年国庆节前一次华为例行的经营高管团队(EMT)会议上,任正非提出要将其子任平引入EMT成为董事,但是遭到董事长孙亚芳等高管的强烈抗议。

该报道还援引知情人士的“透露”称,支持任正非的包括副总裁郭平、徐文伟、彭志平,副总裁胡厚崑并未表态,但是孙亚芳率其余高管代表投出了反对票。由此引发了会上诸位高管与任正非的正面冲突。任正非态度强硬,力挺任平。事后,反对派基本上被休假或离职。

任正非女儿、曾任华为香港公司财务总监的孟晚舟,也已经确认接任集团CFO,原任CFO梁华正在办理离职手续。

因为华为一直采用员工内部持股的激励方式,孙亚芳手中持有的华为股权不在少数。

另有报道称,为了顺利完成高层接替,孙亚芳今年早些时候就被要求“退休”,目前,任正非和华为方面提出以30元每股的价格回收孙亚芳所持有的华为股份,“一直就在谈回收股价的问题,应该已经基本谈妥。”有知情人士预计,孙亚芳拿到的的离职赔偿可能接近10亿元。

该报道言之凿凿地称,该知情人士表示,孙亚芳的退休只是任正非纷繁棋局中的中盘一子,“2007年任正非曾提出让任平进入华为最高决策层,遭到华为决策层EMT(华为特有的最高决策机构)中的4人抵制,任正非当时作罢,但如今看来,华为EMT中的元老现已基本走的走,架空的架空。”

孙亚芳的三个观点

有媒体在报道所谓的华为高层变动的同时,还简略介绍了任平其人,称任平毕业于中国科技大学,一直为任正非所看重,早已在华为旗下市场部、采购部、中试部等部门锻炼多年。

任正非培养儿子任平也是花费了很多心思,任平在读书时就经常到华为实习。任平在华为中试部工作期间,中试部的总裁是李晓涛。在任平离开中试部的时候,李晓涛给任正非写了一份《关于任平在中试部工作的总结》的报告。任正非把这份报告转发给所有副总裁。同时,任正非还亲自写了一封感谢信,希望公司高管开始关注任平的成长。

任正非想让儿子接班的意愿,在《华为往事》一书中已有所披露,书中写道:任总再伟大,也逃脱不了中国传统的“父业子承”的观念。在他的心中,他一手创建的华为帝国的最理想的继承人就是他的儿子任平。

然而,有媒体在报道任正非欲让其子任平接班时评价说,此举令华为进一步家族企业化;但孙亚芳等高管一直反对华为向家族企业转变。

百度百科信息显示,早在1998年,孙亚芳给任正非一个报告,提出三个观点:

1

知识经济时代,社会财富的创造方式发生了变化,主要由知识、管理创造的,因此要体制创新;

2

让有个人成就欲望者成为英雄,让有社会责任的人成为管理者;

3

一个企业长治久安的基础是接班人承认公司的核心价值观,并具有自我批判能力。

该可查资料还称,孙亚芳的这三个观点实际上都是关于接班人的,而《华为基本法》中并没有这些观点。但不可否认的是,这些观点得到了任正非的认同,后来被任正非将其引用在《华为的红旗到底能打多久》一文里。

任正非的华为棋局

有报道称,任正非的华为棋局“应该有3步”。“第一步是建立华为的完善架构”,“从1998年开始,华为就在做一个准备,地区负责人做到两年一换,这样所有属下都是‘螺丝钉’,换谁都可以(正常运转)”,“第二步就是更换元老了。”

据称,任正非曾坚决地说过:“我们只向一个顾问学习,只学习IBM。”

在有关IBM创始人老沃森和其子小沃森故事的书——《父与子》中,除描述老沃森如何一手创办IBM公司、把一个生产打孔机的小作坊发展成为生产计算机的国际大公司之外,还小沃森如何从IBM销售员做起,在公司各个部门都工作过,最后在40多岁时,接过老沃森的班,并大胆改革,组织开发了几款新型的计算机,一举奠定了IBM在计算机领域的霸主地位。

而任正非是否想在华为翻版IBM的接班历史,目前尚不得而知

不过,就目前的公开资料显示,任正非与孙亚芳的关系极为深厚。

任正非在《我的父亲母亲》一文中曾写道:“接到纪平的电话,说我母亲上午10时左右,从菜市场出来,提着两小包菜,被汽车撞成重伤,孙总已前往昆明组织抢救。”

文中提到的“纪平”是华为主管财务的常务副总裁,是和任正非一起创业的华为元老之一,任正非对其直呼其名,而称孙亚芳为“孙总”,似可见对孙亚芳的尊重。

但媒体在报道孙亚芳时,却冠之以“最有势力和最没势力”的女人。所谓“最有势力”,即有说法把孙亚芳在华为的位置称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所谓“最没势力”,即“孙亚芳同华为决策层EMT中的其他元老不同,她并没有真正分管过任何关键部门,也没有自己的‘心腹’”。

一位熟悉华为的观察人士称,由于华为内部派系比较鲜明,每个高管都基本有自己带出的队伍,一旦高管变动,意味着华为内部的人事将出现大动荡。

早在1994年华为推出C&C08机,即在通信设备核心技术方面的第一次突破、刚刚在通信行业立稳脚跟时,任正非就发出“10年之后,将来电信设备市场将会三分天下,西门子、阿尔卡特和华为”的抱负与梦想。

如今,这个“三分天下”的壮志,华为真的实现了。那么,关于接班人的问题,任正非是否真的能如愿实现其心中的目标呢?

但是围绕华为接班人的话题,已是任正非绕不开的结。

在目前华为的经营高管团队(EMT)中,包括总裁任正非,董事长孙亚芳,副总裁费敏、洪天峰、徐直军、纪平、胡厚崑、郭平、徐文伟、彭志平等。

任正非作为华为创始人,在华为内部拥有的威望无人能及,但同样具有举足轻重地位的是董事长孙亚芳。

可查资料显示,孙亚芳现年50岁左右,毕业于电子科技大学,到华为工作前在国家机关从事通信工作,1992年进入华为,先做培训部经理,后到长沙做办事处主任,其后主管市场,逐步升任为主持市场和人力资源的常务副总裁。1998年孙亚芳被提升为华为董事长兼常务副总裁,并任职至今。

有报道在援引“百度百科信息显示”时称,在华为,本来是没有董事长这个职务,1998年左右,任正非提议孙亚芳做董事长,负责外部的协调,任正非本人则做总裁,专心做内部管理。孙亚芳口才和风度俱佳,这就是她被任命为董事长的一个关键原因。

据报道,孙亚芳对华为曾有巨大帮助。孙亚芳还在国家机关任职时,当时华为在资金上面临很大困难,由于看好华为,孙亚芳动用自己的关系,帮助华为贷款,因此她被认为在华为最危急的时候“挽救过华为”,可谓对任正非有知遇之恩。

孙亚芳与任正非共事16年,对于二人长期默契的合作,业界一直有“左非右芳”之美誉。孙亚芳担任华为董事长已长达12年之久,曾被外界视为任正非最有力的接班人。而在《福布斯》杂志2010年10月6日公布的“最有权势女性”年度榜单中,美国“第一夫人”米歇尔·奥巴马荣居榜首,惟一上榜的中国女性正是孙亚芳。

接班人的“选项”

任正非将提拔谁作为华为接班人近年也有诸多猜测,从最初呼声最高的少年天才高管李一男,后随着李一男出走华为、创立港湾网络而告终,随后任正非多次强调华为要摆脱对个人的依赖,希望做好机制,通过机制出接班人,并对公司高管多番轮岗到其他高管。

然而,近日媒体所报道的有关华为高层变动的消息中,直指任正非和孙亚芳二人,因华为接班人的“选项”而爆发分歧,据报道,在今年国庆节前一次华为例行的经营高管团队(EMT)会议上,任正非提出要将其子任平引入EMT成为董事,但是遭到董事长孙亚芳等高管的强烈抗议。

该报道还援引知情人士的“透露”称,支持任正非的包括副总裁郭平、徐文伟、彭志平,副总裁胡厚崑并未表态,但是孙亚芳率其余高管代表投出了反对票。由此引发了会上诸位高管与任正非的正面冲突。任正非态度强硬,力挺任平。事后,反对派基本上被休假或离职。

任正非女儿、曾任华为香港公司财务总监的孟晚舟,也已经确认接任集团CFO,原任CFO梁华正在办理离职手续。

因为华为一直采用员工内部持股的激励方式,孙亚芳手中持有的华为股权不在少数。

另有报道称,为了顺利完成高层接替,孙亚芳今年早些时候就被要求“退休”,目前,任正非和华为方面提出以30元每股的价格回收孙亚芳所持有的华为股份,“一直就在谈回收股价的问题,应该已经基本谈妥。”有知情人士预计,孙亚芳拿到的的离职赔偿可能接近10亿元。

该报道言之凿凿地称,该知情人士表示,孙亚芳的退休只是任正非纷繁棋局中的中盘一子,“2007年任正非曾提出让任平进入华为最高决策层,遭到华为决策层EMT(华为特有的最高决策机构)中的4人抵制,任正非当时作罢,但如今看来,华为EMT中的元老现已基本走的走,架空的架空。”

孙亚芳的三个观点

有媒体在报道所谓的华为高层变动的同时,还简略介绍了任平其人,称任平毕业于中国科技大学,一直为任正非所看重,早已在华为旗下市场部、采购部、中试部等部门锻炼多年。

任正非培养儿子任平也是花费了很多心思,任平在读书时就经常到华为实习。任平在华为中试部工作期间,中试部的总裁是李晓涛。在任平离开中试部的时候,李晓涛给任正非写了一份《关于任平在中试部工作的总结》的报告。任正非把这份报告转发给所有副总裁。同时,任正非还亲自写了一封感谢信,希望公司高管开始关注任平的成长。

任正非想让儿子接班的意愿,在《华为往事》一书中已有所披露,书中写道:任总再伟大,也逃脱不了中国传统的“父业子承”的观念。在他的心中,他一手创建的华为帝国的最理想的继承人就是他的儿子任平。

然而,有媒体在报道任正非欲让其子任平接班时评价说,此举令华为进一步家族企业化;但孙亚芳等高管一直反对华为向家族企业转变。

百度百科信息显示,早在1998年,孙亚芳给任正非一个报告,提出三个观点:

1

知识经济时代,社会财富的创造方式发生了变化,主要由知识、管理创造的,因此要体制创新;

2

让有个人成就欲望者成为英雄,让有社会责任的人成为管理者;

3

一个企业长治久安的基础是接班人承认公司的核心价值观,并具有自我批判能力。

该可查资料还称,孙亚芳的这三个观点实际上都是关于接班人的,而《华为基本法》中并没有这些观点。但不可否认的是,这些观点得到了任正非的认同,后来被任正非将其引用在《华为的红旗到底能打多久》一文里。

任正非的华为棋局

有报道称,任正非的华为棋局“应该有3步”。“第一步是建立华为的完善架构”,“从1998年开始,华为就在做一个准备,地区负责人做到两年一换,这样所有属下都是‘螺丝钉’,换谁都可以(正常运转)”,“第二步就是更换元老了。”

据称,任正非曾坚决地说过:“我们只向一个顾问学习,只学习IBM。”

在有关IBM创始人老沃森和其子小沃森故事的书——《父与子》中,除描述老沃森如何一手创办IBM公司、把一个生产打孔机的小作坊发展成为生产计算机的国际大公司之外,还小沃森如何从IBM销售员做起,在公司各个部门都工作过,最后在40多岁时,接过老沃森的班,并大胆改革,组织开发了几款新型的计算机,一举奠定了IBM在计算机领域的霸主地位。

而任正非是否想在华为翻版IBM的接班历史,目前尚不得而知

不过,就目前的公开资料显示,任正非与孙亚芳的关系极为深厚。

任正非在《我的父亲母亲》一文中曾写道:“接到纪平的电话,说我母亲上午10时左右,从菜市场出来,提着两小包菜,被汽车撞成重伤,孙总已前往昆明组织抢救。”

文中提到的“纪平”是华为主管财务的常务副总裁,是和任正非一起创业的华为元老之一,任正非对其直呼其名,而称孙亚芳为“孙总”,似可见对孙亚芳的尊重。

但媒体在报道孙亚芳时,却冠之以“最有势力和最没势力”的女人。所谓“最有势力”,即有说法把孙亚芳在华为的位置称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所谓“最没势力”,即“孙亚芳同华为决策层EMT中的其他元老不同,她并没有真正分管过任何关键部门,也没有自己的‘心腹’”。

一位熟悉华为的观察人士称,由于华为内部派系比较鲜明,每个高管都基本有自己带出的队伍,一旦高管变动,意味着华为内部的人事将出现大动荡。

早在1994年华为推出C&C08机,即在通信设备核心技术方面的第一次突破、刚刚在通信行业立稳脚跟时,任正非就发出“10年之后,将来电信设备市场将会三分天下,西门子、阿尔卡特和华为”的抱负与梦想。

如今,这个“三分天下”的壮志,华为真的实现了。那么,关于接班人的问题,任正非是否真的能如愿实现其心中的目标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