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微信红包提醒?正文

拒过乔布斯,错失移动市场八年,沉寂多年的英特尔也有翻身梦

“老虎不说话, 以为是病猫”。

在面对媒体长期的质疑声中, 英特尔全球副总裁兼中国区总裁杨旭终于发出了呐喊, 面容兴奋却略显紧迫。

这一幕发生在9月19日英特尔的一场活动上。 杨旭话音落地, 现场陷入短暂的寂静。 坐在杨旭身旁的是执行副总裁兼制造、运营与销售集团总裁Stacy Smith,

他最先反应过来, 抬手轻拍了杨旭的肩膀, 面带微笑。

近些年, 杨旭的日子并不好过。 一位接近杨旭的人士告诉新浪科技, 过去很长一段时间, 公司在发展上始终处于被动, 客户、媒体、同行甚至政府官员, 在多个场合向杨旭提出过类似的疑问:这样一家以技术着称的跨国企业, 在技术变革的当下, 怎么动静那么小呢?真的落后了?……

错, 或许不在杨旭, 而是在公司更高层面的决策上, 甚至是全球的策略布局上。 数据显示, 7年前, 英特尔还占据整个半导体芯片市场近80%的份额, 而在去年, 这一数据剧降到14%。

英特尔, 这个称霸行业40年的蓝色巨人, 倒在了近年来兴起的移动互联网上。 其面临的是来自高通、英伟达、三星、AMD等的多方围剿, 虽付出不菲代价, 但终未摆脱困局。

时来运转, 今年下半年, 英特尔迎来了几个利好消息, 杨旭等人或许看到了转机。

在今年第三季度营收方面, 净利润为45.16亿美元, 创同期最好盈利水平, 在计算机业务、数据中心业务、物联网业务等均表现亮眼。 此外, 苹果和高通之间存在法律纠纷, 消息称苹果正考虑使用英特尔芯片来替代, 这无疑会让英特尔在品牌和产能上再步提升。

都说大船难掉头, 英特尔这艘载有10万员工的战舰调转了三年, 是否已摆正航向, 是否可继续杨帆呢?

错失到沦陷

今年10月3日, 英特尔官方发来噩耗:前CEO保罗-欧德宁在睡梦中与世长辞, 享年66岁。

欧德宁是英特尔第五位CEO。 在他掌舵的8年时间里, 英特尔在财务方面的业绩持续飙升:从2005年的340亿美元升至2012年的530亿美元。

同时, 也就是这8年, 英特尔错失了移动互联网。

时间回溯至2013年的5月17日。 这一天, 欧德宁宣布卸任, 同时“忏悔”了过错:“英特尔的芯片原本可以出现在苹果手机中, 但我当时回绝了苹果提出的交易”。

当年乔布斯曾找到欧德宁, 提出了芯片需求并给出了报价, 但报价要低于英特尔的预算成本, 欧德宁拒绝了。

“不过现在看来, 当时的预算成本是错的”, 欧德宁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 在iPhone面世前, 没人知道它可以做些什么, 事实上它的出货量比任何人的想象要高出上百倍。

另一则消息是, 在2016年6月27日, Marvell以6亿美元的现金收购了英特尔通信与应用处理器部门, 获得了英特尔的XScale产品线。

IT分析人士告诉新浪科技, 这一举动意味着英特尔真正放弃了移动市场。 虽然它在上世纪90年代末开始生产手机和其他手持设备芯片, 但终不敌高通等竞争对手, 多年来一直未公布该领域的业绩, 常年亏损的可能性很大。

值得一提的是, 英特尔在移动处理器的研发始终面临着进度缓慢的问题, “抢占4G市场的年代, 高通和联发科最快时每半年发布一次旗舰款,

而英特尔的SoFIA手机芯片还停留在3G技术上, 即便上市了也没什么竞争力”。

该人士认为, 英特尔放弃通信部门属无奈之举。 一方面, 从当年各方数据对比看, 英特尔在4G时代严重落后, 奋勇直追不仅需持续投入大量资金, 还要大量引进人才和技术, 而当时的尖端人才集中在高通等公司, 挖墙脚很难。 另一方面, 当年的智能手机市场趋于饱和, 各家手机厂商已作出了选择, 英特尔非但没有新客户, 同时还失去了已有客户, “比如华硕旗下的ZenFone, 就减少了英特尔的订单”。

实际上, 从2016年英特尔的战略布局看, 公司确实已放弃移动时代, 而是聚焦到5G。 因5G时代被公认为万物互联, 所有设备均将联网, 届时数据量将以几何倍数剧增, 需要更强大的计算能力和处理能力, 这无疑是英特尔最擅长的。

圭臬与反抗

与主动放弃移动时代不同, 在摩尔定律上, 英特尔始终在坚守,

甚至可以说誓死维护。

杨旭之所以“呐喊”, 动力来自英特尔公布的10nm工艺技术, 这项技术对于“摩尔定律已死”的言论给予了正面回击。

摩尔定律并非自然规律, 而是英特尔创始人之一戈登-摩尔所提出, 其内容为:当价格不变时, 集成电路上可容纳的晶体管的数目, 约每隔2年便会增加一倍, 性能也将提升一倍。 也就是说, 同样的成本下, 每隔2年性能将提升一倍以上。

这一定律诞生后的几十年, 半导体制程技术基本按照定律发展。 最明显的是体现在命名上, 以前一代制程的0.7倍命名下代产品, 所以英特尔的工艺命名为90nm、65nm、45nm、32nm、22nm等, 也基本是遵循每两年升级一代的规则。

然而, 英特尔又慢了。

在22nm升到14nm、14nm升到10nm的过程中, 其周期都超过了两年。 尤其是后者, 英特尔在工艺上遭到了挑战, 其Tick-Tock策略停摆, 一年提升工艺一年提升架构的步调被打破。

时隔3年后, 英特尔才发布10nm工艺, 这比竞争对手足足晚了近1年,同时导致外界对摩尔定律是否失效产生了疑问。

实际上,在众多媒体看来,近些年,三星和台积电才是这一定律的推动者。在去年年底,这两家就推出了10nm工艺。当业内谈及英特尔,通常的说法是技术遇到瓶颈,“气数已尽”。

英特尔当然不认同这一观点,许久不发声的高官们终于坐不住了。

在一场技术交流会上,英特尔高管Mark T. Bohr直指友商在命名上的猫腻,并认定友商为了抢夺市场,采取了制程上的数字营销游戏。

Mark T. Bohr直言,一些公司背离了摩尔定律对于制程工艺的命名法则。即使晶体管密度增加很少,但仍继续推进采用新一代制程节点命名,“这也导致了制程节点名称根本无法正确体现这个制程位于摩尔定律曲线的哪个位置”。

“英特尔一直要求自己前瞻三代制程,这意味着要提前看到7年后的技术,会领先友商很多年”,Stacy Smith的表态明显更加强硬。

英特尔内部员工向新浪科技透露,公司内部十分不赞同友商的命名,三星和台积电明显在热炒7nm工艺,今年年初还炒5nm工艺,“7nm还没量产时间,5nm从何谈起呢?”。

该员工进一步解释到,从技术的角度来说,要用栅极间距乘以逻辑单元高度,如此可使面积缩小,密度提高,“我们测算的数字,14nm到10nm微缩技术更强”,换句话说,友商去年的10nm技术和英特尔的14nm技术类似,“同样的10纳米制程,我们比友商的密度大两倍”。

压宝与转机

11月27日,在英特尔的一场品牌之夜活动上,一名公关经理上台分享了一个故事。她说道:刚刚酒店工作人员见她带着英特尔胸牌,对这家“芯片公司”表示了肯定,“我当时想告诉他(服务人员),英特尔不光是芯片公司,我们还有AI、无人驾驶和5G,是家数据公司!”

她的故事赢得了台下高管的掌声。实际上,英特尔从上到下,已羞于再提自己只是家芯片厂商,它甚至取消了20年历史之久的IDF(英特尔开发者论坛)。

在英特尔看来,多年来IDF围绕的是一批与PC接触的公司,而英特尔的中心已从PC转移到了数据,这些新业务无法在IDF大会上找到合作伙伴,取而代之的是,英特尔将在各地搞一些小论坛,针对不同领域的活动来取代IDF,例如人工智能日等。

“数据是新的石油,要在既有的数据处理能力上,关注全新的数据形态”,英特尔中国研究院院长宋继强在接受新浪科技采访时表示,机器人技术、通讯基础设施和视觉技术将是公司未来的方向。

宋继强说,英特尔的数据战略颇为清晰,即借助云和数据中心、物联网、存储以及5G构成的增长形成良性循环,驱动云计算和万物互联。

战略虽然清晰,但落实到实践上,英特尔在各个领域可谓“腹背受敌”。例如自动驾驶,英特尔在今年3月份花费153亿美元收购Mobileye,该计划将试图提高英特尔在自动驾驶领域的市场份额与竞争力,而这笔钱占到了英特尔70%的现金储备。

但它面临的是四家老对手:英伟达、谷歌、高通和苹果。尤其是英伟达,在十年前就开始投资参股十余家公司,并在近两年加大了对自动驾驶和AI方面的投入。花费巨资的英特尔能否与之抗衡,目前还很难讲。

而对于当下火热的人工智能领域,英特尔同样下了苦功。“以往我们没有讲太多,但我们的研究是很前沿的”,宋继强认为,现阶段人工智能的市场不大,但在未来三年的增速可能是当今的12倍,“英特尔目前的投入比较及时,在未来产生商业价值时,保证我们的产品已经存在”。

的确,人工智能、物联网等技术被英特尔给予厚望,在遭遇PC增长困境之际,找到其他创收增长点,以及押对产业方向和踏准市场节奏显得尤为重要。

“鼓励大家早点做原型,要失败就早点失败”,宋继强说,目前英特尔研究院共800人,主要关注四大方向:电路与架构;系统与软件;5G通信和安全技术,中国是美国本土外最大的研究中心,全职研究人员60余名,研究院总数不到百名。

在这个总人数不足千人的队伍中,每年要有超过200个项目提交出来,其中部分会被英特尔实践并应用,这些项目,代表着英特尔的最前沿技术,同时也承载着它的“翻身梦”。

这比竞争对手足足晚了近1年,同时导致外界对摩尔定律是否失效产生了疑问。

实际上,在众多媒体看来,近些年,三星和台积电才是这一定律的推动者。在去年年底,这两家就推出了10nm工艺。当业内谈及英特尔,通常的说法是技术遇到瓶颈,“气数已尽”。

英特尔当然不认同这一观点,许久不发声的高官们终于坐不住了。

在一场技术交流会上,英特尔高管Mark T. Bohr直指友商在命名上的猫腻,并认定友商为了抢夺市场,采取了制程上的数字营销游戏。

Mark T. Bohr直言,一些公司背离了摩尔定律对于制程工艺的命名法则。即使晶体管密度增加很少,但仍继续推进采用新一代制程节点命名,“这也导致了制程节点名称根本无法正确体现这个制程位于摩尔定律曲线的哪个位置”。

“英特尔一直要求自己前瞻三代制程,这意味着要提前看到7年后的技术,会领先友商很多年”,Stacy Smith的表态明显更加强硬。

英特尔内部员工向新浪科技透露,公司内部十分不赞同友商的命名,三星和台积电明显在热炒7nm工艺,今年年初还炒5nm工艺,“7nm还没量产时间,5nm从何谈起呢?”。

该员工进一步解释到,从技术的角度来说,要用栅极间距乘以逻辑单元高度,如此可使面积缩小,密度提高,“我们测算的数字,14nm到10nm微缩技术更强”,换句话说,友商去年的10nm技术和英特尔的14nm技术类似,“同样的10纳米制程,我们比友商的密度大两倍”。

压宝与转机

11月27日,在英特尔的一场品牌之夜活动上,一名公关经理上台分享了一个故事。她说道:刚刚酒店工作人员见她带着英特尔胸牌,对这家“芯片公司”表示了肯定,“我当时想告诉他(服务人员),英特尔不光是芯片公司,我们还有AI、无人驾驶和5G,是家数据公司!”

她的故事赢得了台下高管的掌声。实际上,英特尔从上到下,已羞于再提自己只是家芯片厂商,它甚至取消了20年历史之久的IDF(英特尔开发者论坛)。

在英特尔看来,多年来IDF围绕的是一批与PC接触的公司,而英特尔的中心已从PC转移到了数据,这些新业务无法在IDF大会上找到合作伙伴,取而代之的是,英特尔将在各地搞一些小论坛,针对不同领域的活动来取代IDF,例如人工智能日等。

“数据是新的石油,要在既有的数据处理能力上,关注全新的数据形态”,英特尔中国研究院院长宋继强在接受新浪科技采访时表示,机器人技术、通讯基础设施和视觉技术将是公司未来的方向。

宋继强说,英特尔的数据战略颇为清晰,即借助云和数据中心、物联网、存储以及5G构成的增长形成良性循环,驱动云计算和万物互联。

战略虽然清晰,但落实到实践上,英特尔在各个领域可谓“腹背受敌”。例如自动驾驶,英特尔在今年3月份花费153亿美元收购Mobileye,该计划将试图提高英特尔在自动驾驶领域的市场份额与竞争力,而这笔钱占到了英特尔70%的现金储备。

但它面临的是四家老对手:英伟达、谷歌、高通和苹果。尤其是英伟达,在十年前就开始投资参股十余家公司,并在近两年加大了对自动驾驶和AI方面的投入。花费巨资的英特尔能否与之抗衡,目前还很难讲。

而对于当下火热的人工智能领域,英特尔同样下了苦功。“以往我们没有讲太多,但我们的研究是很前沿的”,宋继强认为,现阶段人工智能的市场不大,但在未来三年的增速可能是当今的12倍,“英特尔目前的投入比较及时,在未来产生商业价值时,保证我们的产品已经存在”。

的确,人工智能、物联网等技术被英特尔给予厚望,在遭遇PC增长困境之际,找到其他创收增长点,以及押对产业方向和踏准市场节奏显得尤为重要。

“鼓励大家早点做原型,要失败就早点失败”,宋继强说,目前英特尔研究院共800人,主要关注四大方向:电路与架构;系统与软件;5G通信和安全技术,中国是美国本土外最大的研究中心,全职研究人员60余名,研究院总数不到百名。

在这个总人数不足千人的队伍中,每年要有超过200个项目提交出来,其中部分会被英特尔实践并应用,这些项目,代表着英特尔的最前沿技术,同时也承载着它的“翻身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