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产业?正文

大陆互联网公司扎堆去香港敲钟,港交所的锣不够用了

7月12日, 香港证券交易所遇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难题:这一天, 同时有8家公司上市, 而这8家公司高管又要同时敲钟, 平时一家公司敲一个钟, 创始人和投资人均可上台共同敲。 最后, 港交所提供了一个折衷的办法:每两家共用一面锣, 每家公司一个人敲。

此时的港股正在迎来一波中国大陆公司的上市热潮:6月21日, 同程艺龙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6月26日, 找钢网招股书在港交所公布;6月28日, 宝宝树拟赴港IPO;6月29日, 猎聘在香港上市;7月3日, 沪江教育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7月9日, 小米在香港上市;7月12日, 八家公司同时登陆港股, 其中三家互联网公司;7月13日, 51信用卡在香港上市。

但是, 以小米为典型的这些赶赴港股上市的中国互联网公司们大多都在面临同样的问题:究竟亏损下的高估值是否能够被市场认可?

美图作为继腾讯之后第二家在港股上市的中国内地互联网公司, 港交所将其纳入互联网版块下, 但它面临和小米一样的问题:是互联网公司还是硬件公司?根据美图最新的财报数据显示, 这家中国互联网公司在上市后实现了季度盈利, 但从财报来看主要以手机销售为主。 “(我们)很显然是互联网公司,

之所以被误会是手机公司最大原因是手机销售占收入的80%多的比重, 但这只是个阶段, 美图公司的MAU接近5亿, 智能手机从2013年发布到今年的出货量都只有几百万台, APP的用户数远高于智能手机的用户数”, 美图CEO吴欣鸿对经济观察报记者称, “产生这一收入比重的原因是移动互联网产品商业化开展较慢, 我们是在2016年才开始搭建商业化团队, 变现需要一点时间, 但可以从去年底互联网业务的收入贡献率已经逐渐加大。 ”

关于互联网上市公司的质疑不仅盈利模式, 股价是更严峻的考验。

小米上市首日破发, 作为港股市场首家执行“同股不同权”机制的上市公司, 小米集团以16.6港元的股价开盘, 较发行价17港元下跌2.35%, 集合竞价时段成交2.3亿港元, 首日收盘价比发行价下跌了1.18%, 雷军穿了件破洞牛仔裤调侃, 并称, 从低点开始, 未必不是好事。 小米并不是孤例,

遭遇上市破发的还有在美股上市的优信, 以及猎聘、杉杉等公司。

2018年7月11日, 美图按每股6.08港元 -6.17港元, 耗资约1840.89万港元回购300万股。 然而市场并不买单, 7月13日, 截止记者发稿, 美图的股价维持6.4港元/股左右。 依然在当初的发行价格之下。

一位投资人对记者称, 港股发行价采用市场询价机制, 跌破发行价代表市场对公司价值的看法。 他同时也称, 破发并不可怕, 破发是相对A股的概念, A股市盈率基本23倍, 打新超倍破发概率极小, 港股上市破发是较为常见的。

另一位投资人称, 市场更加成熟, 人们对于定价更多的依赖于实实在在的业务基础, 讲故事越来越行不通;并且移动互联网流量红利逐渐到顶, 原有的业务增长基础难以获得市场认可。 此次上市的移动互联网企业大多集中于2010-2013年, 得益于移动互联网的流量增长红利在融资过程中得到较高的市场溢价, 而现阶段增长红利枯竭,

企业增速难以达到预期, 因此在二级市场所能够得到的估值定价看低。 另外从资金面来看, 由于近期互联网企业集中上市, 市场资金容量通常相对稳定, 在一定程度上会对不同企业的筹资活动产生一定的影响。

美图之鉴

美图上市时正创投圈面临资本寒冬。 2016年12月15日, 美图公司于香港挂牌交易, 当时是深港通开闸后迎来的最大一笔IPO。 开盘后, 美图一度上涨3.29%, 报每股8.78港元, 然而, 半个多小时之后美图股价旋即下挫, 到10:30分左右跌破发行价, 报每股8.33港元。 之后美图股价一直在这一区间徘徊, 最终收盘时报8.5港元, 与发行价持平。

在上市之时, 时任董事长蔡文胜称会尽快实现盈利。 正式在香港挂牌交易后, 美图在当年成为继腾讯之后, 在港的第二大互联网IPO, 也是近10年内港交所的最大一笔科技公司IPO交易。

美图董事长蔡文胜认为, 在香港上市,

是一件很艰难的事, 但对于美图来说也是一个破冰之旅。 一方面, 香港是个看实力的地方, 能赚多少钱就给你多少PE;另一方面, 美图在香港市场拥有数百万的用户, 这给美图带来在此“拼搏”的勇气。 而得益于深港通的开通, 更多大陆的股民也可以参与到香港的资本市场运作中来, 与美图一起成长、获利。 无论对于哪方来说, 这都是一个“双赢”。

美图公司的线上产品结构也并不复杂, 围绕美图秀秀、美颜相机、美拍、美妆相机、潮自拍、BeautyPlus等6款核心应用, 通过免费使用的方式覆盖全球超过15亿台智能设备。

2017年中期业绩公告显示, 当年3月和5月的净利润为正, 首次实现正毛利。 2017年全年业绩财报显示, 公司2017年营收增加至45.27亿元, 同比增长1.87倍, 并且美图在2017年四季度已经实现盈利。 然而, 美图依然没有实现年度盈利, 2017年亏损1.97亿元, 尽管相比2016年亏损62.61亿元收窄96.8%。

上市后, 美图也经历过股价一路上涨,2017年3月美图达到历史最高23.05港元/股。

上市后,吴欣鸿坦言压力更大,为了发展得更快,他对记者透露,美图正在进行二次创业,包括管理框架、人才梯队、创新能力、产品定位的调整。

吴欣鸿称,美图的战略是美和社交,但是这两条线并不是独立的,是有交集的。美是一个流量抓手,因为变美是很多用户的刚需,满足用户变美的刚需就可以有很多自发的传播,能够获得很多用户,有用户规模方便往社交产品导流。

吴欣鸿看到中国的用户对内容的需求越来越大,现在有一些内容型的产品成长非常快。美图秀秀每天会产生非常多的内容,但都没有办法沉淀下来,都是分享到其他的社交平台。“我们向社交转变,其实是构建了一个闭环,让用户可以从生产到消费形成一个闭环。社交产品商业化的空间远大于工具,信息流是最自然的一种广告产品。”

吴欣鸿表示,在社交方面,目前定位会更偏向于内容型的产品。美图秀秀存在三个属性,工具、社区、社交,而在他看来目前仍处于工具加社区的阶段,还不是强社交产品。因为强社交产品的代表是用户能在这里产生强关系,并且每个用户都有存在感。

以重新定位的美拍为例,其做短视频教程,主要是满足用户学习的需求。比如说一刻钟学会做蓝莓芝士蛋糕或者一星期练出马甲线的秘籍。吴欣鸿认为,这样的内容定位和抖音、快手是有区别的,主打收获感。

上市后,美图对人才的需求也更旺盛,期待更有狼性的团队。

近期美图在组织结构上做了一些调整,以适应小步快跑的创新。比如成立独立的创新团队,在内部创新上设置一条主线,采用赛马制,先用比较小的代价跑起来,能够快速看数据、看趋势,然后胜出的团队再去扩大规模,获得更多的资源。吴欣鸿表示,目前在美图,这样的团队已经有三个。

吴欣鸿在接受记者专访时多次提到了团队的狼性,调整组织架构,增强创新能力,重新思考产品,“如果我们短期不能让股票增值,肯定压力会很大。我们正在进行二次创业,希望投资者能够多一点耐心。”

后来者

前有新浪、盛大、百度、携程,后有阿里巴巴,以往互联网科技公司的融资热点战场是纽交所和纳斯达克。此前的趋势是,美股投资者对高科技公司的接受度更高,而香港市场更偏向传统行业。但自2016年以来,越来越多的中国互联网公司放弃“远征”,选择在家门口的香港上市。

在美图寻求二次创业的业绩突破之时,其所在的港股迎来了内地互联网公司的上市潮。

德勤曾预计,2018年下半年香港将迎来10家独角兽上市,现在看来可能只是个保守估算。

在吴欣鸿看来,上市潮“感觉是好事”,因为“把香港整个市场的盘子变大了,交易额肯定会有比较大的提升,希望在一个生机勃勃的的资本市场里去成长。”

他对后来者的建议是,能上市尽量上市,因为上市后格局会更大,视野会更加开阔。同时上市也打开了一个更大的融资窗口,可以进行更加灵活的资本运作。因为有更为严厉的监管和很多信息的透明呈现,也逼着自己更加规范,也逼着自己不断地进步。

然而,火热的上市背后是跌破发行价的阴影。

小米上市首日破发,作为港股市场首家执行“同股不同权”机制的上市公司,小米集团以16.6港元的股价开盘,较发行价17港元下跌2.35%,集合竞价时段成交2.3亿港元,收盘价比发行价下跌了1.18%。雷军穿了件破洞牛仔裤调侃。雷军称,从低点开始,未必不是好事。

不止小米,近期上市的互联网公司被破发乌云笼罩。

7月12日,以互联网装修平台齐家网为主体的齐屹科技(1739.HK)敲响了在港上市的钟声,但当日破发。以4.85港元平开,一度也涨至4.90港元,但全天基本都在发行价以下,最终收跌4.54元,跌6.39%,市值为55亿港元。对此,齐家网创始人邓华金称,不是特别关心短时间的股价波动。过去三年,齐家网均亏损。

不仅如此,上市后的股价表现也未达到预期。

众安在线(6060.HK)作为国内首家互联网保险公司,去年自9月28日以发行价59.7港元/股在港上市,上市初期股价接连暴涨,盘中曾飙升至97.8港元的高位。然而之后一路下跌,2018年7月13日,众安在线股价已在44港元/股左右。

毕马威中国资本市场咨询组合伙人刘大昌对经济观察报记者称,新股上市初期的股价表现受多个因素影响。一方面,部分投资者会在公司上市后进行短线交易,二级市场股票的供求变化导致股价在短期内波动。另一方面,市场氛围亦会影响上市公司股价,尤其是近期中美贸易摩擦给资本市场带来了不确定性,股票市场的整体波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新股的股价表现。长远来讲,投资者会根据公司的盈利水平、运营模式等基本面因素对公司的价值进行判断,股价亦会趋于合理。

彭博社统计,过去五年科技/媒体/电讯业(TMT)超过1300桩IPO的资料,发现其中81.3%的新股在上市首日股价上涨,但在随后一年继续保持升势的只有49.2%。

美图已在发行价之下盘旋已久。管理层为表信心多次增持股份。7月11日,美图按每股6.08港元-6.17港元,耗资约1840.89万港元回购300万股。2017年5月,吴欣鸿以每股8.36港元的价格增持了128万股美图公司股份,合计斥资约1070万港元。在吴欣鸿增持前,蔡文胜在4个月的时间里已经先后6次增持了美图股份,耗资约1.68亿港元。

吴欣鸿曾和投资人交流,但大家给他的反馈,还是最担心盈利问题。

吴欣鸿称,股东买了我们的股票是非常信任和支持我们的,如果我们短期不能让股票增值,肯定压力会很大,我们也希望让股东获得更好的回报。但是有一些变化不是两三天能够完成的,希望外界能够给美图多一点耐心,因为最近在做的一些变革,有一些已经慢慢看到成效了。但完成整个二次创业的切换还需要一点时间。 

美图也经历过股价一路上涨,2017年3月美图达到历史最高23.05港元/股。

上市后,吴欣鸿坦言压力更大,为了发展得更快,他对记者透露,美图正在进行二次创业,包括管理框架、人才梯队、创新能力、产品定位的调整。

吴欣鸿称,美图的战略是美和社交,但是这两条线并不是独立的,是有交集的。美是一个流量抓手,因为变美是很多用户的刚需,满足用户变美的刚需就可以有很多自发的传播,能够获得很多用户,有用户规模方便往社交产品导流。

吴欣鸿看到中国的用户对内容的需求越来越大,现在有一些内容型的产品成长非常快。美图秀秀每天会产生非常多的内容,但都没有办法沉淀下来,都是分享到其他的社交平台。“我们向社交转变,其实是构建了一个闭环,让用户可以从生产到消费形成一个闭环。社交产品商业化的空间远大于工具,信息流是最自然的一种广告产品。”

吴欣鸿表示,在社交方面,目前定位会更偏向于内容型的产品。美图秀秀存在三个属性,工具、社区、社交,而在他看来目前仍处于工具加社区的阶段,还不是强社交产品。因为强社交产品的代表是用户能在这里产生强关系,并且每个用户都有存在感。

以重新定位的美拍为例,其做短视频教程,主要是满足用户学习的需求。比如说一刻钟学会做蓝莓芝士蛋糕或者一星期练出马甲线的秘籍。吴欣鸿认为,这样的内容定位和抖音、快手是有区别的,主打收获感。

上市后,美图对人才的需求也更旺盛,期待更有狼性的团队。

近期美图在组织结构上做了一些调整,以适应小步快跑的创新。比如成立独立的创新团队,在内部创新上设置一条主线,采用赛马制,先用比较小的代价跑起来,能够快速看数据、看趋势,然后胜出的团队再去扩大规模,获得更多的资源。吴欣鸿表示,目前在美图,这样的团队已经有三个。

吴欣鸿在接受记者专访时多次提到了团队的狼性,调整组织架构,增强创新能力,重新思考产品,“如果我们短期不能让股票增值,肯定压力会很大。我们正在进行二次创业,希望投资者能够多一点耐心。”

后来者

前有新浪、盛大、百度、携程,后有阿里巴巴,以往互联网科技公司的融资热点战场是纽交所和纳斯达克。此前的趋势是,美股投资者对高科技公司的接受度更高,而香港市场更偏向传统行业。但自2016年以来,越来越多的中国互联网公司放弃“远征”,选择在家门口的香港上市。

在美图寻求二次创业的业绩突破之时,其所在的港股迎来了内地互联网公司的上市潮。

德勤曾预计,2018年下半年香港将迎来10家独角兽上市,现在看来可能只是个保守估算。

在吴欣鸿看来,上市潮“感觉是好事”,因为“把香港整个市场的盘子变大了,交易额肯定会有比较大的提升,希望在一个生机勃勃的的资本市场里去成长。”

他对后来者的建议是,能上市尽量上市,因为上市后格局会更大,视野会更加开阔。同时上市也打开了一个更大的融资窗口,可以进行更加灵活的资本运作。因为有更为严厉的监管和很多信息的透明呈现,也逼着自己更加规范,也逼着自己不断地进步。

然而,火热的上市背后是跌破发行价的阴影。

小米上市首日破发,作为港股市场首家执行“同股不同权”机制的上市公司,小米集团以16.6港元的股价开盘,较发行价17港元下跌2.35%,集合竞价时段成交2.3亿港元,收盘价比发行价下跌了1.18%。雷军穿了件破洞牛仔裤调侃。雷军称,从低点开始,未必不是好事。

不止小米,近期上市的互联网公司被破发乌云笼罩。

7月12日,以互联网装修平台齐家网为主体的齐屹科技(1739.HK)敲响了在港上市的钟声,但当日破发。以4.85港元平开,一度也涨至4.90港元,但全天基本都在发行价以下,最终收跌4.54元,跌6.39%,市值为55亿港元。对此,齐家网创始人邓华金称,不是特别关心短时间的股价波动。过去三年,齐家网均亏损。

不仅如此,上市后的股价表现也未达到预期。

众安在线(6060.HK)作为国内首家互联网保险公司,去年自9月28日以发行价59.7港元/股在港上市,上市初期股价接连暴涨,盘中曾飙升至97.8港元的高位。然而之后一路下跌,2018年7月13日,众安在线股价已在44港元/股左右。

毕马威中国资本市场咨询组合伙人刘大昌对经济观察报记者称,新股上市初期的股价表现受多个因素影响。一方面,部分投资者会在公司上市后进行短线交易,二级市场股票的供求变化导致股价在短期内波动。另一方面,市场氛围亦会影响上市公司股价,尤其是近期中美贸易摩擦给资本市场带来了不确定性,股票市场的整体波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新股的股价表现。长远来讲,投资者会根据公司的盈利水平、运营模式等基本面因素对公司的价值进行判断,股价亦会趋于合理。

彭博社统计,过去五年科技/媒体/电讯业(TMT)超过1300桩IPO的资料,发现其中81.3%的新股在上市首日股价上涨,但在随后一年继续保持升势的只有49.2%。

美图已在发行价之下盘旋已久。管理层为表信心多次增持股份。7月11日,美图按每股6.08港元-6.17港元,耗资约1840.89万港元回购300万股。2017年5月,吴欣鸿以每股8.36港元的价格增持了128万股美图公司股份,合计斥资约1070万港元。在吴欣鸿增持前,蔡文胜在4个月的时间里已经先后6次增持了美图股份,耗资约1.68亿港元。

吴欣鸿曾和投资人交流,但大家给他的反馈,还是最担心盈利问题。

吴欣鸿称,股东买了我们的股票是非常信任和支持我们的,如果我们短期不能让股票增值,肯定压力会很大,我们也希望让股东获得更好的回报。但是有一些变化不是两三天能够完成的,希望外界能够给美图多一点耐心,因为最近在做的一些变革,有一些已经慢慢看到成效了。但完成整个二次创业的切换还需要一点时间。